思路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启飞扬年代 > 第1286章 一个并不轻松的春节
    原本想着说把老爷子和老娘老子一起接过来过年,能够轻松一些,这万万没想到,到头来,吴涛发现自己更累。

    年夜饭连吃了两顿,就不说了。

    自打给安定国提出个改变GDP为导向的想法,吴涛就没少朝机关大院里跑。

    加之9号别墅老爷子这边也要陪着,小江和黑蛋时不时地以向他学习为名加个塞之类的,吴涛发现自己这春节过得比上班还累。

    尤其是越忙的时候,脑海里的各种灵光更是不断涌现。

    有时候甚至在和旁人喝酒碰杯时,都能因为灵机一动,瞬间断电断片的,停在那里。

    好在熟悉他的人,不会因为这点埋怨他。

    而不熟悉他的人,又不敢因为这点怪罪他。

    春节几天过下来,随身的小本上记满了各种零零碎碎的线索和念头。

    有的不成体统,只是纷繁杂绪;有的却已形成了清楚的脉络,可以直接导出企划提纲了。

    这种状态,直到傻白甜打羊城那边回来那天,才面临缓解。

    抗非的形势日益严峻了。

    但傻白甜的安全回归,仍旧给这种严峻形势带来了一丝曙光。

    傻白甜是和孙晓雨、杨自立一起回来的,吴涛原本打算把他们一块请回2号别墅来做客。

    结果老杨谢绝了一切安排,除了留下新世纪大酒店的住宿安排之外。

    也罢,老杨俩口子,连同双方父母亲家,一共六口人,倒也是一个小圈子了。

    有自己的想法很是正常。

    傻白甜的父母已经在7号别墅住下来了,可傻白甜仍旧乐于往2号别墅跑。

    因为2号别墅真的热闹。

    吴涛打机关大院回来的时候,老远便听到2号别墅里飘出叮叮咚咚的钢琴声,心下狐疑至极。

    自家明明没有钢琴,而且音响也达不到这个效果,怎么就……

    直到他推门进屋,才发现宽大的落地窗前,摆了一台华丽无比的硕大钢琴。

    众人回过头来的时候,琴声戛然而止。

    吴涛突然间发现,自己竟然成千夫所指了。

    坐在钢琴前的傻白甜,一袭白衣,修长的秀发随意地挽了个马尾,垂于脑后,特别的优雅恬淡。

    只是那纤指所向,明明就是指的自己。

    而众人看向自己的目光,也是泪眼婆娑的。

    这到底是愤怒的泪水,还是悔恨的泪水,亦或是旁的什么泪水……

    直到安蓉突然从沙发上冲过来,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涛,你写了这么一手感人的歌,为什么不早说?”

    腰间忽然传来一团钻心的疼痛,这一下掐的是真够狠的。

    吴涛表面上仍旧淡定,心里却是慌的不行。

    哥写的歌多了,到底是哪一首歌最感人,同时又能让蓉蓉这般吃味?

    莫非,难道,竟然是……

    就在这时,坐在沙发上的施光耀恬不知耻地巴结着唐艳说:“老婆,这首当你老了,不管是填词还是曲律,都是我想对你表达的东西子啦!”

    吴涛大气一松,原来是《当你老了》,傻白甜终究还是把它拿出来了。

    然而回应施光耀的,却是唐艳一句霸气无比的‘滚’,“要不是老娘做主给甜甜买这架钢琴,你们能听到这么优美又感人至深的歌么?”

    得,一句话把自己所有功劳都抢过去了。

    吴涛却是不明白了,你买给傻白甜的钢琴,为什么偏偏放在我家里?

    虽然你是我的小表嫂,这事仍旧是得批评你。

    否则蓉蓉何至于对自己这般下狠手?

    当然,这些都是心理活动,吴涛是断然不会在这种新年大正月里,说出这般扫兴的话来。

    不过话说回来,这台钢琴和自己家的大落地窗,真的很配哟。

    所以吴涛一开口,便在施光耀身上补了一刀,“表嫂大人,你买钢琴我没意见。可你买来却放在我家,回头表哥肯定会拿发票来找我报,你说我报还是不报是好呢?”

    施光耀忽然有种不妙的预感。

    眼见着唐艳就像是金枝欲孽里的女人,骤然间变了色,“他要是敢找你报,我就带着儿子单独过!”

    吴涛揽着安蓉在沙发上坐下,揶揄地看了施光耀一眼。

    看来这回唐艳娘家随施光耀回台北过年,并不怎么愉快。

    否则以表哥那抠搜的性格,也断然不会出这台十几万钢琴的大血。

    施光耀脸都白了,冲着吴涛一个劲地求饶。

    也罢,男人何必为难男人!

    吴涛转瞬间便心软了,看向钢琴前的傻白甜道:“大明星,可不可以点歌?”

    “没问题!”丁甜甜欣然而应,“你要点什么歌?”

    众人再度露出倾听之色。

    看样子,大明星的钢琴应该是有几分功底的。

    “那就《宁夏》吧。”

    这是一手欢快轻松的旋律,尽管和这眼下的时节有些不搭,可仍旧瞬间调动了众人的情绪,就连在施千雪怀里的施子辛都跟着忍不住手舞足蹈起来。

    气氛和谐了,心情愉快了。

    然而吴涛却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安蓉看着那歪倒在自己怀里的那张脸上的倦容,心里不由一抽,下意识就摸向自己刚才扭过的地方,应该没弄疼他吧。

    毕竟这几天,吴涛和自己父亲在书房里,时而小声探讨,时而激烈争论,真的挺累的。

    父亲准备的那份材料,可能是关系到他后半生的东西。

    只是却把吴涛给累苦了。

    “哟哟,瞧把你心疼的。”唐艳一回头看见安蓉那样,顿时就拿话揶揄道。

    看来这娘们在台北是没少手气,以至于到现在还没消呢。

    安蓉却把吴涛抱得更紧了,“就心疼,就心疼,怎么啦?”

    唐艳肯定没啥可说的,回过头去,看见施光耀可怜兮兮地看着自己,一把将那张脸推得转过去,“老娘气还没消呢。”

    一曲《宁夏》终了,淡淡喧嚣的气氛陡然间宁静下来。

    枕在安蓉腿上的吴涛陡然醒转,睡眼惺忪间的疲惫却更浓郁了,“怎么这么安静?”

    安蓉理解众人的意思,“要不,你还是回屋睡吧?”

    不料吴涛却是摆摆手,脑袋在安蓉的腿上摩挲了几下,寻摸了一个舒服的角度,闭上眼说:“继续唱,继续聊,不要管我。”( 重启飞扬年代 http://www.slkxs8.com/0_227/ 移动版阅读m.slk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