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坐忘长生 > 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天祭洞府
    “说起来,我怎么感觉几日不见,你的修为比之前高了些?”

    在前往天祭老人洞府的路上,归不归突然状似闲聊的说道,看着柳清欢的目光却显得颇有些意味深长。

    柳清欢微微一愣:“是吗,可能是在写真仙文时心生感悟,所以略有所得吧。”

    说着,瞥了眼乘着太古雷鳗飞在身侧的真真,对方正好奇地东张西望,且似乎对无底渊黑暗又贫瘠的环境感到失望。

    他的修为,确是提升了些,已经接近合体中期。除了的确在写真仙文时领悟到了几分真意,但喝下的那大半瓶天精地乳怕也功劳不小。

    虽然那样磅礴又精纯的灵力,大部分只在他体内走了个过场,便流入了千秋轮回笔中,不过这中间他无时无刻不在运转的心法和呼吸吐纳,还是吸收了不少的。

    归不归恍然哦了一声:“说的也是。不说你,就算是我,在真仙文散逸出来的道韵中也略有精进……看到前面那个洞没?我们到了!”

    两人终于到了天祭老人的洞府,从入口处进来,只见山内开凿出了几间相连的洞室,每间屋子都颇宽敞,以青玉铺地,又以朱石门帘相隔,阵设却极简,只寥寥几件石桌石椅,一目便可见底。

    “啧啧!”归不归脸上的嫌弃之情明显得不能再明显:“这洞府,也未免太寒酸了!”

    柳清欢跟着他走过前厅,又看过几间洞室后,道:“也可能是因为,天祭老人是位苦修士。”

    归不归觑他一眼:“所以我就看不惯你们这些苦修士,修炼已经够枯燥了,连个住的地方也搞得跟雪洞一样,生怕过得舒服点就道途断绝似的,到底为的是哪般?”

    柳清欢想了想:“也并非不知享受,大概是习惯了,或者不在意,没放在心上,懒得布置。”

    归不归嗤笑一声,顺手掀开墙角一只香炉鼎朝内看去:“什么都没有,不过这炉倒有点意思……”

    随后又丢开盖子,撇嘴道:“算了,也不过是件普通的灵器,大街上十块灵石就能收一堆。”

    柳清欢转头看了看,只见那炉鼎半人来高,高圈足、顶盖如灯,形制是现今修仙界已找不到的,十分的古拙大气。而且品质也绝不像归不归所说的那般不堪,看样子至少也是先天级的灵宝。

    不由笑了:“十块灵石若真能收一堆,怕不是整个修仙界都趋之若鹜。”

    他经过靠墙的一排空架,用手抹了下,指尖并未沾上半点尘埃:“这架子原先应该摆了东西,但都被收走了,可见这洞府原本并非这般模样。”

    “柳清欢,你看!”

    真真蹦蹦跳跳地跑到他面前,手里还拿着一颗紫气朦胧的珠子。

    “这是?”柳清欢诧异地接过来,发觉那竟是颗佛珠,表面木纹纵横,看上去倒像一尊天然的佛陀相,入手温润,似有暖意让人心平气和。

    “哪里找到的?”

    “那边。”真真指向身后,那边的墙壁上露出一个内嵌的木格。

    柳清欢看了看,把佛珠又交回她手里:“好好留着吧,是件不错的佛宝,正好有助你心性。”

    真真显然也很喜欢这颗珠子,高兴又小心地收了起来,转身又跑开去其他地方翻找了。

    归不归却像是并未留意这边发生了什么,此时正蹲在一面空壁前,指着地面道:“看这里,有道纹!”

    柳清欢走过去,果在铺地青玉上看到一条条如水波一般漾开的玄秘纹路。

    “唯有常年处于道意余韵中,才能让玉石都浸染出这样密集的道纹。”

    道纹在高阶修士的洞府中并不罕见,因常年坐卧于一处,散溢出的道意便会在周围的布设器具上留下痕迹。

    归不归一边说着,一边站起身:“这面墙上也是,已浸透了道意,可见墙后就极可能是天祭老人的修炼之所,才会如此。”

    他伸出手,却在指尖触上墙壁那一瞬就猛的一顿:“嗯?”

    “怎么了?”

    归不归已倏然收回手,死瞪着墙上的道纹,神情凝重而又震惊无比!

    他一声不吭地让开位置,沉默地退到一边。

    柳清欢暗暗惊疑,是什么事,竟让归不归震惊至此,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前辈,这些道纹有什么问题吗?”

    归不归沉吟了片刻,若有所思地道:“你……自己来感受吧,与你所修之道,嗯……”

    柳清欢更觉莫名,仔细打量着墙上和地上的道纹,竟突然有种看不清的感觉,仿佛雾中山水,见影不见形;又似水中日月,看得着却摸不着。

    神秘莫测,虚无飘渺。

    “这些道纹,不是修炼生死之道留下的!”柳清欢道,他修生死之道多年,对其道纹十分熟悉,绝不是这样的。

    看了一眼低头不语的归不归,他伸出手去,明明眼前就是坚实的墙壁,碰触上时却感觉摸了个空。

    心神剧烈一震,一股难以言明的道意铺天盖地席卷而来,只觉天地渺渺,世事浮沉,一念间万物俱灭,一念间又似经了百世轮回。

    也不知过了多久,柳清欢才猛地从那股道意中挣脱出来,踉跄后退了好几步。

    “这是、这是!”

    柳清欢大惊失色,转过头,对上归不归复杂的目光,两人你看我,我看我,相顾难言。

    “这世上,竟然真的有人修……”好一会儿,他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艰难地道:“大!命!运!术!”

    三千大道,道不可计数,大命运术却是毫无争议的排名第一。

    先天为命,后天为运。命由天定,乃定数,而运由己生,穷通变化,号称连天道法则都难以测定。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柳清欢喃喃道:“由生死之道始,不仅可衍化出轮回因果,也可转入命运大道……”

    而命运之道,远比因果之道更难修,因果能推根溯源,命运却变幻无穷。

    归不归这会儿已平静下来,不禁惊叹连连:“天祭老人的野心很大啊,敢修大命运术,哈哈!我还从没听说过这世间有人能修成此道的,据说此道尽头,便是永生法门,可与天同存,万世而不朽。”

    他一把揽住柳清欢的肩膀,笑道:“你说天祭老人修成没有,会不会此时还活着,就坐在这墙后面,等着我们进去?”

    柳清欢十分无语:“天祭老人要是真还活着,又岂容他人踏足洞府。”

    “说的也是。”归不归顿感无趣,甩开手又走到墙前:“可惜啊可惜!小子,这而墙已被命运之道意浸染成一件道器,想要穿过去,怕是不容易啊,你有没有办法?”

    不等柳清欢答话,就听得脚步声渐近,不知去哪个屋子转悠了半天的真真回来了,见他二人都面向墙壁,好奇的凑过来。

    “你们在干什么?”

    “别,别靠近……”柳清欢连忙道,却已不及阻止,真真已抬手摸上墙壁,然后……

    他和归不归眼睁睁看着真真毫无阻碍地穿过了那面墙!( 坐忘长生 http://www.slkxs8.com/1_1089/ 移动版阅读m.slk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