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天刑纪 > 第一千五百二十一章 藏经之洞
    山洞内。

    空旷,幽暗,寂静。

    身后的洞口,依然光芒淡淡,却显得颇为明亮,似乎充满了生机,使人不忍割舍背弃。只要就此后退,便可返回洞外。

    无咎停下脚步。

    而他没转身,也未后退半步。

    空旷的所在,似乎无边无际。便彷如荒野,笼罩在朦胧的夜色中。

    便在这荒寂的深处,有光芒隐隐约约,像是月华闪烁,一时又看不分明。

    无咎凝神张望,寻觅往前。

    而没几步远,脚下变得沉重起来。便是法力修为,也被束缚体内而难以施展自如。

    阵法?

    他最怕的,便是阵法。

    此处的山洞与玉神殿相仿,正是一个巨大的阵法。重重的禁锢之下,让人惶惶不安,而又难以摆脱。

    却不敢退缩,因为他无从回避。

    便如这一路上的阴谋算计,始终伴随左右,而越过了一道又一道的艰难险阻之后,又能否冲破黑暗而迎来海阔天空?

    再去数十丈,那隐隐约约的光芒渐趋清晰,竟是一轮银色的圆月,高高的悬挂在头顶之上。

    与之瞬间,前方出现一物。

    是个四方四正的黑色石台,占地十余丈、高约两三丈,在月光的照耀之下,闪烁着点点的晶光。

    便于此时,石台上冒出一中年男子,竟然冲着他招了招手,转而失去了身影。

    无咎的两眼一缩,继续往前。

    片刻之后,到了石台的脚下。有层层的阶梯,可达石台的顶端。

    无咎撩起衣摆,不慌不忙的循阶而上。随着渐行渐高,四周豁然开朗。只见石台之上,有人盘膝坐着,面带微笑,神情莫测。

    无咎踏上最后一层阶梯,就此站定,拂袖一甩,出声道——

    “玉真人,你倒是擅长装神弄鬼啊!”

    他昂首挺胸,凛然无畏道——

    “玉介子与神卫何在,一起来吧,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呵呵!”

    中年男子,正是玉真人。而他依然坐着,摇头笑道:“玉某有言在先,只要你活着走出玉神殿,便为你解惑,并带你前往藏经洞。如今你已寻来,又何必虚张声势呢!”

    “虚张声势?”

    “藏经洞内,修为难以施展。我且问你,你如何与我拼命,贴身肉搏不成?”

    “藏经洞?”

    “嗯,这便是尊者的藏经洞,只有彼此二人!”

    “哦……”

    无咎有些意外。

    七八丈方圆的石台之上,刻满了古怪的符文。而除了玉真人之外,再也见不到他人的踪影。似乎他真的已等候多时,只为达成此前的诺言。

    就此远望,四方黑暗朦胧,唯独石台与石台上的两人,笼罩在明亮的月光之中。而头顶之上,一轮明月高悬,还有几点淡淡的星光,散落在虚无的深处……

    玉真人的话语声再次响起——

    “此乃藏经洞的阅经台,为墨玉炼制,加持法阵,有开启星宇之玄妙。便如你亲眼所见,如何?”

    此时所见的星月争辉,与玉神殿内的星空幻象,极为的相仿,却显得更加真实。

    无咎点了点头,道:“你倒是言而有信啊!”

    “呵呵!”

    玉真人像是位守信的君子,话语里透着真诚,遂即又伸手轻拍,身旁冒出一张石几。他斜倚着石几,善解人意般的笑道:“我知道你的困惑甚多,譬如原界与神族之争,通天阵法的用途,末日之劫的真伪,有关天书的传说,以及藏经洞的存在,等等。”

    无咎盯着那凭空冒出来的石几,墨玉打造的石台,以及刻画的符文,他的脸上露出几分凝重之色。

    而他的老对手,也就是玉真人,便坐在三丈之外,气定神闲的架势,俨然便是此间的主人。

    “玉兄,请赐教!”

    无咎迟疑片刻,欠身为礼。

    “无咎兄弟,何时变得这般虚伪做作!”

    玉真人摆了摆手,笑意更浓。

    “嘿!”

    无咎也不禁咧嘴一笑,似乎有些尴尬,低头看向脚下,原地踱起步子。

    此时的场景,仿若昔日重现,两个人虽然称兄道弟、相处融洽,实则是暗中较量、尔虞我诈。

    而玉真人虽非君子,却也没有食言,只听他出声道——

    “想要道明原委,不能不从头说起。数千年前,尊者以天书的占卜之术,推算出元会量劫。于是他借助上古秘术,打造阵法,试图逆天改命,逃脱这场末日之灾。而乾坤六合阵法,又称五元通天大阵,分别位于部洲、贺洲、卢洲、神洲,却被你逐一毁去……”

    无咎的脚下一顿,禁不住打断道:“据我所知,五元通天,指的是五座乾坤六合大阵,而神洲的玉山、部洲的乞世山、贺洲的黑泽湖、卢洲的天禁岛之外,尚有一座阵法位于何处?”

    玉真人笑了笑,说道:“最后一座阵法,便是玉神殿的十二宫。”

    无咎若有所思,继续踱步。

    “而凭借仅存的玉神十二宫,难以躲避灭世浩劫。迫于无奈,尊者外出寻觅机缘。而他老人家临行前交代,末日降临之时,他或有逃脱之法,却带不走数以千万计的修仙同道,便命我与玉介子联手打压神族,以免再起杀戮。于是我鼓动原界家族闯入玉神界,并借你之手除掉了刑天与六位神族长老。如今原界与神族皆大伤元气,你无咎功不可没啊!”

    “你借我之手杀人?”

    “嗯!”

    “死了数百万人,便是为了避免杀戮?”

    “难道不是吗?天下的修仙者,何止百万、千万。而浩劫降临之后,得以逃脱者又有几人?一旦神族九郡独大,必将铲除异族。幸存的仙门,亦将再次迎来灭族之祸。而尊者着眼来日,未雨绸缪,只为传承不灭,仙道长存啊!”

    无咎停下脚步,愣在原地。

    他费尽心思,用尽手段,斩杀了刑天与数位神族长老,终于闯过无数的险关而抵达玉神殿。却不料所有的一切,均在他人的算计与掌握之中。便是原界与神族的生死仇杀,也同样是个精心设计的圈套。

    “何故如此……”

    “天地失衡,崩也,阴阳不济,亡也。换而言之,浩劫过后,玉神殿已不复存在,失去制衡的仙道高手,必然祸及乱世。劫后余生的凡人与仙道小辈,亦将难以苟活而消亡殆尽。”

    “这……纯属谬论!”

    无咎虽然早有猜测,却依然难以置信。

    之所以挑起杀戮,因为修仙高手为数众多,唯恐幸存者遗祸乱世,便先行剪除数百万人?

    而便如所说,倘若没有结界的阻挡,以神族与原界的强大,横扫卢洲、贺洲、部洲并非难事,只怕神洲也难逃祸害。

    “是否谬论,来日自有公论!”

    玉真人伸手拈着短须,又道:“而你也亲眼所见,神族困守玉神界,与囚禁无异,早已心生不满,便蹿至玉神海伺机作乱。”

    “神族为玉虚子一手打造,何来囚禁之说?”

    “若非传授功法,炼制法杖、宝鼎,予以恩惠笼络,如何降服人心?若非神族压制,原界家族岂肯屈服?而若非神族与原界的相互牵制,卢洲本土、贺洲、部洲,怎会有数千年的安宁?”

    “又是制衡之术!”

    无咎愕然不已。

    玉虚子设置结界,施展制衡之术,从而掌控天下。而他禁锢神洲,又是为的哪般?

    玉真人打量着某人的神态,他的笑容里多了一丝得意之色。

    “神族九郡,扶老携幼、阖族尽出,强闯玉神海,痴心妄想着逃脱天外,却被斩杀两百余万众。族中的菁英之辈,折去九成。待我禀明尊者,他老人家不会忘了你的功劳……”

    “慢着!”

    无咎只觉得心绪纷乱,忙道:“我并非玉神殿的鹰犬,从未投效玉虚子……”

    玉真人自顾说道:“打开赤乌峰结界,诱使神族围攻,重创原界家族,再至强闯九郡之地而带来数百万人的伤亡,难道不是你无咎的功劳?而若非我与你暗中联手,善恶对立,你如何取信家族高人,成为原界至尊呢?”

    “一派胡言……”

    无咎矢口否认,却忽然有些心虚。

    回头想想,似乎便如玉真人所说,那个家伙屡次与他作对,酿成了无数次的杀戮之外,也着实帮着他奠定了威望,从而成为了一呼百应的原界至尊。而若真如此,他岂不就是玉神殿的帮凶?

    无咎连连摇头,道:“玉虚子只想要我性命……”

    而他的辩解,也显得苍白无力。

    玉真人笑了笑,不屑道:“尊者若是杀你,你如何活到今日?”

    “而他为何封禁神洲?”

    “据说,各地的结界,为上古所留,或已毁坏殆尽,或已修葺重启,并非一无是处。何况天地尚有结界,你又何来的怨言呢!”

    “我神洲仙门没落,玉虚子他难辞其咎……”

    “呵呵,你倒是自恃甚高。而即使你无咎修至天仙境界,也未放在尊者的眼里,更遑论卢洲、贺洲、部洲,或神洲的仙门。他老人家牵挂的是天地轮回,与乾坤再造!”

    “再造乾坤?”

    “无咎兄弟,今日我有问必答,已为你释疑解惑,是否随我拜见尊者而祈求他老人家的宽恕与赏赐……”

    “不!”

    无咎突然举起一只手,迷茫的脸色变得冷峻起来。他看向玉真人,一字一顿道:“你尚未交出天书!”

    “哦……”

    玉真人眨巴双眼,诡异一笑。

    “也罢,请看——”

    只见他掐动法诀,拂袖一甩。

    与之瞬间,石台“喀喀”作响,继而光芒闪烁,一截残破的石碑缓缓而出……

    ……

    ps:这章该昨天更新的,结果迟迟写不下去。随着故事走向尾声,很多的坑要去回想,唯恐留下遗憾。而本书初始,只有梗概大纲,没有细纲,没有笔记,使得最后的写作很是痛苦,尤其是各种阴谋很烧脑,也导致我看电视新闻都在琢磨真假。而本书虽然成绩不理想,却也不敢乱写,因为这是一个认真的故事,其中有你,也有我。( 天刑纪 http://www.slkxs8.com/1_1596/ 移动版阅读m.slk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