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们属于你和我的故事 > 第六章sunny是个普通男人(三)
    第六章sunny是个普通男人(三)

    第三节恍然若梦

    恍然若梦

    我带着莫菲回家,一路上,我都有种找回丢失的宠物的感觉。而她,我说左,她就左,我说右,她就右,也真就扮演着宠物的角色。这真让我难受,难受到有那么一些时间,我宁愿自己没有走进那个食堂,宁愿没有遇见她,宁愿身后跟的只是一个梦。

    我和莫菲又躺在同一张床上,没有人提问,没有人解释。没有人笑,也没有人哭。她把脸埋在我的臂弯里,我的心痛到要大喊大叫才能缓解。可是屋里一直保持着安静,仿佛我们只是两个人形的木偶,然后,她睡着了,没多久,我也睡着了。

    我是被闹钟吵醒的,我把它关掉,看到莫菲又背对着我,她一动不动,仿佛睡的正沉。可我知道她一定是醒着的。就算没有闹铃声,她也会自然醒来。她是用一线光束或一些轻响就能唤醒的人。我下了决心让她和我说话。她今早不上班,可我却还要去汇报昨天检查的情况呢。果真等了几分钟,她耐不住唤我:“起床了,晚了”。我依然闭着眼睛,假装没听到。她沉不住气转过身来,伸手推我:“你早晨不上班吗?迟到了!”我蓦然睁开眼,吓了她一跳,我一把将她抱住,用了很大的力气,毫不顾忌这样是不是会弄痛她,她挣扎了两下放弃了。“你吓坏我了”,她责怪我说“别闹了,迟到了”。我心里其实也急,现在比不得以前,比大李晚到总归不太好。她想推开我,我不松手,对她说:“等我下班,别再跑掉了”。她答:“我没有”,停顿片刻又说“是你一直在推开我”。

    我说不出话,吻在她的额头。她说:“去吧,我不走”。

    我等的就是这句话。

    到办公室后和大李把昨天的情况沟通了一下,然后又接了几个电话,签了几个字,看了些文件。我机械的工作,隔五分钟看一次表,时间过的格外慢,我坐在椅子上腿疼,站起来头疼,走来走去脚疼,说话嗓子疼,写字手疼,看文件眼睛疼,总之,没一处是舒服的,捱过10点,我终于耐不住,找了个出去办事的理由,溜回了家。

    站在家门口,我却连开门的勇气都没有。我把耳朵贴在门上听屋里的动静,什么也没听到,让人抓狂的静弥漫在我周围。“难道她已走了?”我赶紧开门,映入眼帘的是纤尘不染的地板,原本散落四处的杂物都回归原位,垃圾筐里都是干干净净。我颤巍巍的喊“莫菲”,没人应声。我听到自己一颗心“咚”的落到地板上,我几近绝望的推开卧室门,莫菲坐在床边,看着我。

    她的眸子如大海一般深邃,她嘴角一抹笑如清晨初现的光芒,似明又暗。她端坐在那里,岿然不动。我离她只有一步之遥,可是,我分明感到她人在千山万水之外,这一生一世我竭尽全力去追都再难靠近。

    “我以为你走了”我说。

    她不说话,侧身把窗帘拉开,我的床原本不靠窗,我嫌那里凉。她搬来以后却执意把床挪到了窗下,她说了许多理由,让人觉得床生而就该在窗下。她说,多好啊,晚上星星印在床上,多漂亮,白天阳光铺盖床上,多温暖。我想象不出那样的美景,我问她:“阴天怎么办?”她笑:“阴天有风,有云,有雨啊”。我又问:“沙尘暴怎么办?”她答:“落一层沙就在沙上画朵花?”。对一个30几岁的男人而言,莫菲的这些话属于另一个世界,那些风花雪月的事谁会在乎,可是我喜欢莫菲说这些时眼睛里有亮晶晶的光。在那光里,我看得到希望,梦想和爱。

    可是现在,莫菲眼睛里没有光。她拉开窗帘,阳光落在她身上,落在她眼里。可是我一点也不喜欢,真的,晚秋清晨的日光和月光一样凉薄,只会让人看清这世界的苍白和萧索。她不再看我,保持着侧身的姿势,很难说,她是因为拉窗帘而侧身,还是为了不看我而去开窗帘。

    “怎么不多睡一会?”我走到她身边,挨着她坐下。

    “那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她的语气很淡漠。

    “累吗?”我扳着她的肩膀,让她正对我。

    她顺从的转身“屋里有些乱,很多东西都该洗了”。她的目光越过我肩膀落在对面的墙上。

    我故意忽略她的目光“我怕你跑了,你连鞋都穿好了,是不是我再晚回来一步,你就又消失了”?我握住她双手,“你这样不见了,我很难受”。

    “怎么会?”她笑“习惯了就好”。她说话很慢,字斟句酌。

    “为什么换手机号?”

    “想换。”

    我把她的手握的紧紧的“你讨厌我,恨我吗?”

    她收回目光看着我的脸,我们彼此的眼眶都有些湿润.

    “不”,她轻靠在我肩上“sunny,我曾那样爱你”。眼泪顺着我的脖子往下流,“为什么要让我再看到你?”她断断续续的说“你很残忍,你好自私”。她抽出手来抱着我,她的手紧紧抠着我的背,她用着全身的力气,即使隔着厚厚的衣服,我依然清晰的感到她的指甲嵌入我肉里,很痛。可这样真好,这样会让我的心不那么难受。“你干吗要找我”她翻来覆去说这句话“干吗让我再看到你”。她哭得很大声,毫无顾忌,好像一个孩子丢失了她心爱的宝贝。我轻轻拍着他,努力克制自己的悲伤“可是莫菲,我该到哪里去寻找你不见的宝贝,我把她弄丢了,我故意丢了她,可我是无心的”这些话我说不出口,我是真的怕莫菲恨我,我只能一遍一遍的对她说:“对不起”。是的,莫菲,对不起,为过去,为今天还有未来,我所做的一切,对不起。

    告诉莫菲我调工作的事,莫菲没有太大反应。只说“我知道”,这个消息是韩天桢告诉她的,就在那日,韩天桢因我要求叫莫菲吃饭。心情大好的韩天桢把莫菲想问又不敢问的问题主动讲了出来,讲的那个把他当做花边新闻娱乐娱乐。听的人却屏住呼吸,生怕错过一个字。“去还是不去?”韩天桢岂知自己轻描淡写的提问,给莫菲内心带去烈火般煎熬。她在我走第一日搬走,第二日换卡,她拼命的遗忘,躲避与我有关的人,她不停的洗澡洗衣服,找朋友聊天玩乐,看奇怪的书,唱歌,喝酒。她有时忍不住想探听我的消息,但冷静以后把自己藏的更深。“去还是不去?”韩天桢问她,她回答“有事,不去了”。她怕韩天桢多事,还故意安慰“以前大家在一块儿上班,我混在里头还好说,现在又不是一个单位了,再说今天不是你们纯内部的活动吗?我去了也不太合适,他也就那么一提,不必太当真了。”她的理由说的天衣无缝。单纯的韩天桢对此深信不疑。演戏演太久,有时连自己都分不清,戏里戏外谁真谁假,更何况是看戏的人。

    她安慰我:“没事的,sunny,你不要急,会好起来的。”她果真是了解我的,她把一切都看得真真的,她没有傻兮兮的恭喜我,追问我什么时间扶正之类。她是如此懂事,让人心疼。

    12月,今年的光荣榜上没有我的名字,这是意料之中的事。在这种时候挪了地儿,自然是要有所牺牲。我心里早有自知之明,但却还是觉得窝火。越是别人喜气洋洋的之时,我越是显得灰头土脸。漫无边际的等待中,大李成了我肉中刺,眼中钉。这全无什么道理。我若有本事,自是可以学前任到他处快活,而他,若是命好,也早早高升。也不必在这位置就扎下根。我私下旁敲侧击的问他的动向,他每次都一副欲言又止高深莫测的模样。领导那里也不好有太勤的走动,逼得急了说不定会落个“不懂事”的印象。找了几回小孙,厚着脸皮送东西给他,现在也顾不得什么兄长的尊严面子之类。我只恨自己一开始和小孙保持的那种近不得远不得的关系,彼此不甚了解,却平白留了许多有原则,有本事,还自得其乐的印象。小孙对我的改变接受的坦然,我想他悟的比我早,只剩我一个人浑浑噩噩罢了。他很含蓄的答应“会留意”,对这样的结果我并不满意,但我想他大概在我面前也不好意思流露出太功利的一面。两个人长久以来以君子的身份惺惺相惜,一下子不适应是当然的。

    “愚蠢”,我骂自己。只盼望现在还为时不晚,这辈子我尽干些亡羊补牢的事了。

    近来莫菲喜欢上了刘若英的歌,一首《很爱很爱你》先是反反复复的听,继而我的闹铃声,手机铃声都被她设为了这首歌。对这事,我没什么意见。因为通常她沉醉其中时我都在想如何杀出重围。她有时会问我“你想什么呢?”我装作无辜的样子“没有啊”。这是男人自我保护的本能,绝大多数男人都有因为没有专注女人的问题而被骂的经历,我自然不例外。莫菲对我的回答大多数是沉默,偶尔她心情较好,就会调皮的把耳朵贴在我心脏的位置,她说:“你想什么,我一听就知道”。每次她听完都会很认真的告诉我:“别想了,歇歇吧,太累了”。她如此了解我,让我怀疑我们已相识几生几世。

    她问我:“这歌好听吗?”我老老实实的回答:“嗯,还行”。她又问:“你知道她在唱什么?”,我有些不好意思,“不知道”。后来有一天,她专门把歌词抄下来给我,让我边听边看。

    想为你做件事让你更快乐的事

    好在你的心中埋下我的名字

    求时间趁著你不注意的时候

    悄悄地把这种子酿成果实

    我想她的确是更适合你的女子

    我太不够温柔优雅成熟懂事

    如果我退回到好朋友的位置

    你也就不再需要为难成这样子

    很爱很爱你所以愿意舍得让你

    往更多幸福的地方飞去

    很爱很爱你只有让你拥有爱情

    我才安心

    看著她走向你那幅画面多美丽

    如果我会哭泣也是因为欢喜

    地球上两个人能相遇不容易

    做不成你的情人我仍感激

    很爱很爱你所以愿意不牵绊你

    往更多幸福的地方飞去

    很爱很爱你只有让你拥有爱情

    我才安心

    很爱很爱你所以愿意舍得让你

    往更多幸福的地方飞去

    很爱很爱你只有让你拥有爱情

    我才安心

    一遍听完,她问“知道了?”我说:“知道了。”她靠在我胸膛上,松了一口气似的感慨“不容易啊”。我低头看她一副陶醉模样,只当这女子又发疯呢,逗她:“好听是好听,可惜我五音不全唱不好”。她笑:“谁让你唱了?笨!”。她终于不再听那首歌,而是改为自己唱。她从早到晚想起来就哼几句,尤其是早晨,她唱的尤其认真,那时候,我并没有意识到她在以这样的方式与我告别,所以我从来没有认真的听过。我只知她唱的好听,唱歌时人又快乐,我在一旁落得轻松。

    她到我办公室去了两回,第一次说是要考察考察我办公室环境如何。进去后她撇嘴说:“闷”,又说“压抑”。她是敏感的,隐藏在这办公室深处的阴暗都逃不过她的感觉。她还用无比同情的目光看着我说:“sunny,好可怜噢”,那表情就像看一只被卡着脖子的小狗。她大力的拍我的肩膀,那个动作像极了领导说“年轻人,好好干”的时候,只是她说:“sunny,我相信你,这一切都是暂时的”。她有意压低声音以示深沉,看起来有趣极了。可是我笑不出来,我努力的咧嘴,满嘴苦涩。

    她像从前一样在我抽屉里到处乱翻着消磨时间,每样东西都要问下出处。我坐在他对面假装研究一份文件,不时有人进来找我,可她实在表现的太自然,太无所谓,反倒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以为她只是某个临时过来帮忙的姑娘,在那里整理东西。反倒是我不时捏一把汗,生怕哪个领导进来,或者遇到隔壁某些八婆,那可就不太好了。她翻了一阵,找到一个u盘,自言自语道:“嗯,看看有什么机密”。我没留意她拿的是哪一个u盘,心里盼着她赶紧安分一些,去玩玩电脑,外人看起来也有个办公的模样。便激她“不能看,秘密多的很”。她挑衅的看我一眼,果真笑着跑到电脑跟前坐好,插上u盘,过了几分钟。她问我“这是什么时候的照片?”我头轰的一响心知坏了,忙转头去看,屏幕上真的是今年我与妻子旅游的照片。

    对于我的家庭生活,我和莫菲一致采取避而不谈的态度。偶尔不甚提到了,彼此都会自觉的迅速转移话题。但她是有心的人,零零碎碎的也把我的家庭情况摸了个遍,她也看过我妻子和儿子的照片,但那是初认识她时,她在我手机上看到的,很少的几张,不怎么清晰,都是妻儿的合影。莫菲的评价是“长的还可以,小孩蛮可爱”。莫菲总归是俗世女子,女人的天性优点缺点一样都不少,后来她还问过我“她和妻子谁更漂亮”。这个问题我很难回答,她们根本不是一路人,如何比较。我不想骗她,也不愿惹她不高兴,我回答:“你更好”。对我这个小把戏,她没有追究下去,毕竟她得了个“好”字。从我这里,莫菲又何曾得到过更多的东西?我抬抬手施舍,她就会满足,可是我无时无刻不想对莫菲好一些,更好一些。

    我硬着头皮站到她旁边一起欣赏家庭照,她点开的是一张妻子倚在渡轮栏杆上的照片,在蔚蓝的海天之间,妻的头发和裙角随风漫不经心的散开,她的头高昂着,丰润的嘴唇似笑非笑,自有一种无法言说的高傲和诱人的韵味。这张照片是我亲手拍的,角度光线都配合的很完美,是我的得意之作。显然莫菲受到了极大的震撼,因为我隐约听见她叹了口气。但她脸上还是无所谓的样子,莫菲明知故问“你妻子?”

    我含糊的应声“嗯”

    “什么时候照的?

    “今年”

    “是去旅游照的吧!”

    “嗯”

    她转头对我笑道“真的挺漂亮的,你手机上把她拍丑了。”

    我支支吾吾:“就那样。”

    她不再理我,一张一张的继续往下看。这几年和妻儿的照片都在这盘里,本来一直撂在家里,可上次用他应了个急,临时装了个挺重要的材料,材料早已用过删了,但盘却一直留在这里。我骂自己不小心,又怪自己多事带她来办公室。我偷偷观察她的表情,她脸上却一直都很平静。她越是平静我心里越惴惴不安。她看完了一遍,回过神来,见我还站在她背后,就说:“你快忙去,不用管我”。我心虚的要命,答道:“不忙不忙”。她也不坚持,又点开妻子的照片,很专心的看着,仿佛要把她刻在心里一般。我试图转移她的注意力“我照相技术不错吧?”她没反应,又深深的叹口气。我说:“你看你照的那些烂照片,要不我教教你”。我语无伦次的开始大谈特谈角度,光线,布局……她没打断我,等我喘气的空挡,她才说:“真的很漂亮,一看就是一个性情温柔的幸福女人”。她好像很怕我不相信她似地,还重重点了下头。“你妻子真好”。我不敢确定她这个“好”的意思。

    她又往后翻,有我儿子的照片,照片上小家伙笑的灿烂,她说:“你儿子一看就是聪明的孩子,眼睛和你一样,笑起来好柔软”。我不知道她所说的“柔软”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用“柔软”修饰眼睛是不是合适,但我可以感觉“柔软”是她此时此刻所能想到的最好的词语。她回头看看我的脸“嗯,怎么看长的都比较像你,只有脸型比较像妈妈”。我“哈哈”干笑“不像我还了得了”。她没有对我这个拙劣的玩笑予以回应。她一张接着一张看,看到一张全家福时,她又停住了。那是去年大年初一去照相馆照的,背景是很喜气的灯笼之类,中间有“新春快乐”四个字。妻挽着我一只胳膊,头斜倚在我脸颊处,我另一只手抱着儿子。三个人都笑的甜蜜,我留意到有那么一瞬间,莫菲闭上了眼睛。我自己找话说:“过年带儿子出去玩,路过照相馆,儿子非要照相,就进去拍了几张……”她打断我“你在说什么啊?”她说话的语气软软的,仿佛眼前的一切与她无关。这张全家福她看了很久,久到让我有些支持不住。

    幸好下班的时间到了,不知谁隔着门招呼我“毕经理,下班了,还不走?”我心里谢谢那人的祖宗八代,朗声应道:“就走了”。然后对莫菲说:“别研究了,下班!”她顺从的关上电脑。

    整个晚上我们都在东拉西扯,她好像已经忘了照片上妻子的脸,而我,自然希望一切只是梦一场。直到临睡前,她又找那首《很爱很爱你》听,听完一遍又一遍,听到第三遍时,我终究先忍不住对她说:“别这样,你要是心里难受可以说出来”。

    她眯着眼朦胧的笑:“为什么要难受?”她关了音乐,不给我说话的机会,问我:“我只是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欺骗我?”我不知她这话从何说起,但却分明戳到了我的痛处。“我没骗你”我粗声说着。感觉自己像是个小丑被人当众掀开面具,我松开抱着她的手,“噌”的一下坐起来,摸一只烟点上。

    她没有阻止,虽然她一直“明令禁止”卧室内不得吸烟。过了一会,她又问:“你怎么能骗我?”

    我一声不吭。

    “你爱你妻子吗?”

    “不爱”,我暴躁异常加了一句粗话“爱x”

    “你爱你儿子吗?”

    “他是我儿子”

    “你爱你的家吗?”

    “哼!”我把烟头狠狠的摁在烟灰缸内。

    “你们的每一张照片,笑的都那样甜蜜”

    “那是照相”

    “如果不幸福,如果不爱,如果你之前告诉我,暗示我的都是真的,怎会有那样的笑?”她也坐了起来,微侧着头,看着我的眼睛。“sunny,你可曾见过,我脸上有那样的笑?有你妻子脸上那样的笑颜,那种从心底而发的满足,信任,轻松的笑?”我垂着头,听见她长长的叹气,“sunny,我一直以为你不快乐,不幸福,我欺骗自己,你虽然结婚但心灵却未曾找到爱的归宿,这样想的时候,我心里就没有那样难受,可是你原来生活的那样幸福”。她抓起我一只手摊开,把她的手放在我手心,我无力的握着她。“sunny,我的爱放出去,总该有个回应的对吗?你无法给我回应,你也该给我一个方向。”她把手从我手中抽出,摸在我脸上,我期望那是一巴掌,可她只是温柔的拂过我的眼睛,我的鼻子和嘴唇。“如果,你的妻子知道我的存在,她该有多伤心,我看照片都能看出她有多么信赖你,可你背叛她”。

    “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想解释,她却把手捂在我嘴上。“听我说,sunny,你知道我有多羡慕你妻子吗?她人漂亮,又嫁给你这样的男子,还生了一个聪明可爱的孩子。她有家有未来有身份有尊严有希望,我多期望自己有一天也能拥有她那样发自内心的笑容,明亮而温暖。你不该背叛那样一个幸福的女子,你不该伤害我这样一个可怜的女人”。我狠狠的推开她的手“你别胡思乱想行不行?”对她的长篇大论,我不耐烦极了,或者说“害怕极了”更准确,我想下床,她拉住我,我心中不忍,终究躺着没动。

    她说:“这些日子我想了很多,我爱你,你也说爱我。可是除了言语我们谁也不能为对方做什么.爱就变成一件很空很空的东西,你明白吗?你骗了我,我又何尝不是在骗自己,我们都不是故意的,可是因为有爱做挡箭牌,所以才把一切谎言变成真实。可假的到底也成不了真。我的心有多痛,你体会不到,因为你拥有的已经太多,我只不过是个点缀,而我除了一些幻梦,什么也没有……”

    我想莫菲根本不知道她想表达什么,她是如此的慌张和混乱。可是我抓住了一点意思,她说“sunny,你这个混蛋,找情人就找情人好了,搞那么多冠冕堂皇的花样做什么?”而且我还发现,我一直深信不疑自己爱莫菲,真的是句屁话。我爱莫菲,在我保有现在的家庭,地位,名声之后,我全心全意的爱莫菲。

    这个晚上,莫菲用这句话结尾,她说“sunny,自此以后,谁也别在提那个爱字,我已做了情人是无可更改的现实,那就让我们有一日便做一日纯粹的情人”。

    我原本是一个卑鄙的人,现在在莫菲眼里,我也是一个卑鄙的人。

    那一晚谈话后,莫菲恢复如常。

    后来隔了一星期左右,她挑一个阳光特别灿烂的日子又跑到我办公室看一回照片,这一次,她找了许多有趣的细节,比如我眼睛没睁开,妻子的手势好土,儿子的发型很怪异等等,她边看边笑,以致于后来我也忍不住参与进去,我搬了把椅子坐在她旁边,两个人乐的前仰后合,仿佛照片上那个男人不是我,而莫菲也并不认识照片上的人。

    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原创!

    阅读最新章节请访问,小说网更新最快( 我们属于你和我的故事 http://www.slkxs8.com/4_4795/ 移动版阅读m.slk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