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们属于你和我的故事 > 四 生活不允许我们在一起
    莫菲的脑袋最近一直被这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填的满满当当。她比较着、分析着、斟酌着却不知何去何从。而莫菲父母胜券在握,他们有着周详而长远的计划。

    第一回合:在长时间对裴远的忽略后,他们开始重新轻描淡写的提及此人。语气比路人甲和路人乙要亲密,但绝对不比他们熟悉的邻居小孩更好,内容都是客套的赞赏,赞赏的内容五花八门,有些就连莫菲自己都不曾发现。他们耐心的引导着莫菲站在旁观者的角度重新审视裴远这个人,他们诱导着莫菲自己挖掘出裴远的种种不好。莫菲手足无措,输掉一成。

    第二回合:一段时日后莫菲母间接也黑脸的方式登场,她说:“你不是说自己过的好吗?那为啥还瘦了,眼睛都是青的(赶时髦的妈妈会用视频聊天)。莫菲反击,“我减肥。”莫菲母报以冷笑。或者莫菲母问:“我去年就看你穿的这件衣裳,早都不流行了,你怎么还穿着呢?”莫菲反击,“我喜欢。”莫菲母二次报以冷笑。有时莫菲母这样说:“你以前那个同事(同学或其他什么人)结婚了,你没见那个婚车排了老长一队,场面搞得隆重的很,好风光的。”莫菲反击,“未必以后幸福。”莫菲母三次冷笑。还有这种情况,莫菲母在吃饭的时间打电话过来,“中午吃的什么饭啊?”

    莫菲警觉:“中午忙,随便吃的面。”

    莫菲母同情:“你不是不喜欢吃面吗,大中午的光吃面条能行了?”

    莫菲辩解:“现在喜欢了,再说我还不能换换口味了。”

    莫菲母笑:“就是,就是,哈!人是会变的。”

    莫菲赶紧岔开话题(其实她已经落入圈套),“你和爸中午吃的什么?”

    莫菲母答:“没啥,我和你爸两个人随便炒的青菜,做了个虾。你在家的时候最喜欢吃虾了,一个人吃一盘,要不给你留点?”

    莫菲拿出十二分鄙夷,“你们自己吃吧,又不是什么高级玩意。”

    莫菲母:“就是,那你也去买来吃嘛。”

    莫菲:“经常买!”

    莫菲母第四次冷笑。

    大虾和面条固然都是普通食品,但二者间的价格悬殊显而易见,面5元一碗,虾35元一盘。

    莫菲觉得自己象一个被吹胀了的气球,说不出有多憋闷。莫菲母却总在莫菲欲炸不炸的当口偃旗息鼓,她的话像极细的针,扎的你难受,却离疼痛永远差那么一点点。她不前进,做为女儿的莫菲又怎好先挑起事端,毕竟心里还愧疚着和裴远同居这事。于是心里的气便撒在了裴远的身上,彼此之间的磕磕碰碰渐渐多。又输二成。

    第三回合:莫菲的父亲扮着红脸亮相。他很少与莫菲打电话,即使说话也不提什么“正事”。他站在战场的边缘,从最不起眼的角度有一下没一下的瓦解莫菲的防线。譬如某一天他会突然感慨“屋里太冷清了!”或者说,“两家离得这么远,你要真嫁给他,以后我们老了想见你都困难。”说的莫菲心里泪雨滂沱,再输两成。

    第四回合:莫菲父母交替上场。莫菲父说:“你妈妈感冒了,在医院打了好几天针,她本来心脏就不好,上次还在厕所晕倒一回。”

    莫菲母说:“你爸爸晚上睡不着觉啊,你那么大了,好多事我们也没法管你,但又不能不操心。”

    莫菲父再接再励,“你妈血压又高了,今天在床上躺好久,现在没事了,没事……已经好了。”

    莫菲母再接再砺,“你爸头痛,我看是晚上老是睡不好闹的,今儿晚上早早就睡了,看明天是不是会好点。”

    莫菲听的心惊胆颤,自责不已。

    她拼命攒钱,寄了几次回家,却依然觉得父母的声音虚弱无比。

    她隔着电话,仿佛看到他们青白的脸和花白的头发,仿佛看到他们躺在床上痛苦无助的模样。她甚至听到他们的心脏在担忧和焦虑中有气无力跳动的声音,这声音让她夜不能寐日不能食。她如无头苍蝇一般满屋子乱窜却不敢回家,她只怕走进家门后再也无力走出来。她夹在爱与爱的中间,夹在亲情与爱情,现实与梦想之间左右为难。莫菲屡次逼自己下定决心不再犹豫,可都是一样的爱,舍弃谁不会悲伤?都是一样的残忍,选择哪种生活不会遗憾?莫菲恍恍惚惚的感觉“那个莲花般的女子”只是一场可笑而美丽的梦境。

    终于她爆发了,借着一个小到可笑的借口和裴远发生了激烈的争吵。她象泼妇一样的骂他,言辞粗鲁的让人脸红,而他象仇人一样的瞪着她,目光里甚至隐含了一点杀气。她嘶声力竭泪流满面,他握紧拳头,身体颤抖不已。他们互相比赛着说刻薄的话、绝情的话,他们比赛着砸东西直到屋里一片狼藉。终于都累了,他们彼此红着眼对视然后紧紧相拥,泣不能言。

    他们就这样长久的抱在一起,目光落在地上七零八落的碎片上,碎了的东西可以再买,碎了的房子可以修补,可是碎了的心,该拿到何处疗伤。他们像两个破碎的瓷娃娃,在为对方疼痛的时候也替自己疼痛,为自己今时今日无可奈何、无计可施、无处可逃的爱情,疼痛!

    莫菲咬着牙加倍寄了几回钱,又四处买些补品和保健用品寄给父母。心灵的重负已逼得她无法顾及自己小家庭里赤字1的增加,她只想通过这些方式让内心获得稍许的安宁。她想:“爸妈会好的,而我们,也会好起来!”她知道自己已在不知不觉间失去很多,现在唯一保有的也只剩希望罢了。

    但这仅仅是个开端!

    以后的日子才是持久战的重头戏。这场战争不愠不火,不急不躁,双方你来我去,低眉顺眼。外人看来就像看一出温馨的韩版家庭剧。只是莫菲无缘无故流泪的次数更多,她终于在痛苦中觉醒,“钱”并不仅仅代表物质上的富足,他的内涵,他所涉及的方方面面都是构建生活的基础,即便自己要求如此低廉,也无法逃脱他的控制。她也渐渐懂得自己确是单纯的可笑,她一直把父母与她的战争归结于钱,现在才明白他们不过是想让自己活得轻松一些。他们养公主2般的把她养大,竭尽所能给她幸福,现在怎能忍心看她灰头土脸的模样。

    是的,钱!说起来鄙俗,可是除去某些“伟大清高的人”,越贫穷的生活往往逼得人不得不24个小时做钱的奴仆。为了钱去做下许多龌龊卑鄙的事,为了钱出卖自己的尊严和灵魂,哪里还有心情去笑去爱去体会风花雪月去保持莲花般高洁的灵魂。反倒是等有钱之后才可以分心去想去做“高雅脱俗”的事,谁家的池里养着莲花?除了靠卖藕和莲子的农户,就只剩有钱人家的后花园。

    莫菲趴在窗台上隔着灰蒙蒙的玻璃窗看外面澄蓝的天,蓝色的天空污迹斑斑,莫菲的心里千疮百孔。窗台上一本《楚辞》寂寞的躺着,身上亦是一层蒙蒙的灰。为钱四处奔波的莫菲无力擦净自己的心灵,更没有力气翻开薄薄的一页。她轻轻的摩挲书的封面,这里有她单纯的欢喜和干净的梦想,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呵!裴远从背后抱着她,目光随着她的手移动,记忆里浮现出莫菲的声音,她喜欢背诗给他听,有一点认真也有一点小小的骄傲。诗里美好的词句他一句都没记住,但他记住了那些或幽怨或高亢或落寞的意境,记住了念诗人清澈的声音和含笑的眼睛。他爱那样的莫菲,可今日的莫菲也是自己所爱的,尽管爱的辛苦。

    莫菲变的愈加孤僻,她经常一个人坐在卧室里对着电脑书本发呆,听见裴远推门会立即装出一副工作或阅读的模样。她抬头对裴远微笑,笑容很勉强,勉强到让裴远高度近视的眼睛疼痛不已,嘴里原本温柔的情话就变成了“你喝水吗?”之类。在莫菲的影响下裴远也爱上了独处,他学着莫菲的模样关上房门,静悄悄的足以让人忽视他的存在。从前的时间过的那样快,两个人牵着手在嬉笑中盼望垂老的那天,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现在的时光流逝的更快,两个人两间房,两个身躯,两颗心,两个家,两条仿佛交错却各自前行的河流,奔流不息。

    注释

    1赤字:对的的家庭出现赤字危及的看法第一轮

    妈妈:爸爸藏私房钱

    爸爸:不是我

    的的:我检举,妈妈今天买香香花好多钱

    第二轮

    妈妈:爸爸是不是马上要发奖金了

    爸爸:不是我

    的的:我检举,妈妈老去超市花钱钱不带我

    第三轮

    妈妈:不当家不知当家苦,爸爸的零花钱太多了

    爸爸:不是我

    的的:我检举,妈妈给刘阿姨(妈妈朋友)说想换新手机

    结果,的的被妈妈揍了一顿,爸爸默不作声的离开……

    2公主:为什么公主要和王子在一起?

    妈妈:美女配英雄(女性的白马王子情节,很浪漫。)

    爸爸:除了王子谁养的起公主?(男性基于现实的总结,很现实。)

    的的:因为公主只能嫁给王子。(这是……呃……不知道是公主的悲哀还是幼儿教育的悲哀。)

    阅读最新章节请访问,小说网更新最快( 我们属于你和我的故事 http://www.slkxs8.com/4_4795/ 移动版阅读m.slk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