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们属于你和我的故事 > 九 经典理论之“顶个屁用”
    我的脑海里只剩下一张q的脸,我细细看着他分析事情的脉络。为自己这细微的疏忽懊悔,又嫉妒他的好命,感慨人家在这里有整个家族的帮忙,枉我自恃多才,本领过硬,已是一颗能经狂风暴雨的大树,终究抵不过别人一大家看似细弱的枝桠编织成网,只怕自己被人掘几锄头刨出根来还未必搞得清人家的来路。我心里冷笑,笑自己也笑这虚妄的世界。又想起领导那张慈祥的笑脸,q的根系据说是扎在其他领导的身上,但事实上有没有蔓及到他那里呢?想想今日和领导谈话时他的表情,愈发觉得可疑。我懊恼不已,35岁了啊,我闭上眼,35这个数字在我的眼前晃来晃去,晃得人头昏脑胀。心里更是苦的象吃了黄连。

    多么悲哀!35岁的自己每天必做的功课就是去揣摩一个本和自己无关人的生活起居,他笑是因为早饭吃了喜欢的肉包子,还是昨夜有懂事的人物拜访,他不笑是因为午饭吃太多撑着了,还是我有什么不懂事之处。这样的生活难道是我想要的吗?

    刚毕业的时候我何尝不是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有着那么一股子干劲和清高。以为终有一天单枪匹马的我能凭真本事找到伯乐,出人头地。几年下来伯乐是遇到了不少,可都只是些能给予我口头表扬的“伪伯乐”。工作上成绩也有一些,奖状得了不少,官也一点一点的做上来,但比起其他人我根本就是止步不前。从前的豪情壮志在岁月里终究化为满腔的愤世嫉俗。当时幸好一个颇有成绩的师兄提携我,我们曾先后从同一所学校毕业,彼此间还有着几分情谊。现在想来那时他如此帮我,只怕也是因为我们二者的部门实在相差太远,这辈子都没什么交集的可能。我不会对他构成威胁,他没了后顾之忧才会心甘情愿与我平起平坐,反倒是我这种旁枝若有繁盛的一天对他也大有裨益。这些当然纯属我个人猜测,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吧,可是同样和他一个部门的师弟,怎就不见他如此推心置腹呢?

    反正那位师兄不仅在现实中帮了我许多,更重要的是他帮我渡过了心里的坎。他在我做人还昏昏沉沉之时就告诫我不要羡慕他的能干和肯干。他说:“顶个屁用。”他又换句话解释:“能干和肯干也就是屁大的作用,不放于身体无益,放多了既招别人讨厌又危害社会。”我被师兄的粗鲁震惊,斯斯文文的师兄曾被无数同学描述成和“江南闺秀”一样雅致内秀的男人,你听,他们都不说“女人”,而要用“江南闺秀”这个词,便可知他从前是怎样一个风花雪月的儒雅之人。他对我的震惊毫无反应,他只是一手拍拍我的肩一手扶着有些滑落的金丝眼镜,“领悟啊!希明,你还年轻……”想起来,这句话现在的领导也时常对我讲。唯一不同的是那年我二十五,今年我三十五。

    二十五岁的我,三十岁的师兄,我还年轻,很有前途。

    三十五岁的我,五十岁的领导,我还年经,很有前途。

    这都无所谓了,我只怕在四十五岁时,还有人这样拍着我肩膀说“你还年轻,很有前途”,我只想告诉他两个字“放屁!”

    师兄的这句“顶个屁用”我揣摩了很久,现在成了我的人生经典。我还曾把这理论讲给莫菲听,自然不是用这般粗俗的语言。我深爱的莫菲曾无数次夸奖我的聪慧机敏、我的真才实学、我的风度翩翩、我的大将风范。这样一个完美的形象傻瓜才会去轻易破坏。即便男人粗口再正常不过,但也要分人,对不?我期望她和我一样早早清醒过来,至少明白自己今日的尴尬处境究竟为何,我不知道她是否明白我的良苦用心。

    有关莫菲为何被排挤一事其实是有迹可循,而并非她所言的“莫名其妙”。她的父母费了全力把她塞到这单位里吃上了皇粮,但塞进来以后呢?莫菲父母却是再多一点点忙也帮不上了,家里所拜的那尊佛能量不小,但也仅限于此。莫菲以一种冒似有后台被照顾进来的身份出现,实则是孤家寡人一个,表面光鲜而已。但即使是这种虚假的光芒也刺伤了不少人的眼睛1,先招了某些人公然的愤恨。这些人或者是自己辛辛苦苦干了许多年也未进入编制的,或者是家里还有一个和莫菲一般大的待业子女。

    接着在年岁相同的同事之间,莫菲的学历和能力都不错,她不会掩盖自己的光华更不会对着自己明明会做的事说“不会”。她很快得到老板的重用,同时很快成为同事嘴里自以为是的傻瓜。她让别人浑身不自在却不自知,她的无知无觉是激化敌视的催化剂,他们自然是排挤她的。

    其三莫菲颇有些小雅致,注重谈吐和举止端庄,她一板一眼的按照自己理解的职场生存法则行事。当然这个错误的形成不能全怪莫菲,她以前做ol的工作经验和市面上多如牛毛教人如何成为社会栋梁的职场书籍才是主因并非什么时候都吃香,社会栋梁2也不是任何环境都需要。在现在这个闭塞偏僻传统的国企里,最多的是工人和领导,哪里有ol生存的空间?反倒是你粗一点俗一点,把时间用在和周围的人打成一片而不是工作上才容易获得好感。所以一板一眼的莫菲被年长者视为瓷器,无话可说,相仿年纪的亦觉得她矫情,不愿搭理她。

    最后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和莫菲的秃头老板有关,他必须为此负全责。最开始他是很欣赏这女子的,便自以为聪明的大力提携她,派重要的任务给她,甚至把她放到了财务一块。工作自是难不倒莫菲,但秃头似乎忘了在莫菲之前还有一个“资深财务”的存在,该男人一直独立掌控着部门的财权,各中有多少猫腻谁也不知。他在此位置上悠然自得了不知多少岁月,莫菲的到来打破了他的好梦。虽然莫菲小心翼翼,百般赔笑,他依然觉得芒刺在背。为什么秃头要把莫菲放到这么尴尬的位置?我猜也许是秃头早已不满“资深男”太过膨胀的**,也许秃头只是想让财务状况更公正,也许他仅仅是想让莫菲学习学习,因为他对“资深男”有更好的安排。秃头的心思谁也没告诉,谁也猜不透。

    他就那样明目张胆的把莫菲搁在那里,一副意味深长的模样。自此以后,“资深男”及其党朋全部精力都在如何对付莫菲身上。刚刚步入工作岗位的莫菲又如何是一个混迹江湖七八载的老男人的对手。她以为她做好了他吩咐的一切,她以为她没有错,实际上在“资深男”的眼里,她压根就没有对的时候。秃头旁边的耳旁风就多了许多,主角是“资深男”,配角是“其余若干人等”。只喜了那些爱看热闹的人在一旁喊着加油,整个一边倒态势。日复一日“秃头”终于招架不住开始怀疑自己看人的眼光,人的猜忌就像堤坝上的裂纹,细微的一道也会让整个堤坝崩塌。秃头对莫菲自是气愤异常,所谓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就是这个道理。自此以后他对莫菲再无从前的好脸色,而对这些毫不知情的莫菲依如从前,拼命的学,拼命的做,起先单纯是为报偿“秃头”知遇之恩,后面则纯属讨好了。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大家就只需静待一旁看好戏上场,果不其然,“秃头”和“莫菲”电火花一来一往甚是有趣。终于到了**部分,二人开战,人人心里都乐开了花。就算于自己毫无裨益,拿回去当个反面教材教育孩子也好,再不成晚上打电话时当趣闻讲给别人听听也蛮开心。戏落幕后莫菲的地位已成定局,翻身遥遥无期。众人对她便多了几分怜悯,也不再拐弯抹角的骂她,只笑她傻,对她自是友好了几分,连“资深男”都故作惋惜的请她出去吃了几次饭,说了好些体己的话。那时候的莫菲已和财务无任何瓜葛,每日只做些整理资料,跑跑腿什么的杂事。她的眼睛里写满了失望,是对我、对自己、还是对生活就不得而知了。

    说起来,没有一件事她做错了,但也没有一件事她做的对,莫菲就如此混混沌沌的沦陷。

    我能说莫菲什么吗?不能,因为我自己又何尝不是身处混沌之中?

    何况我一方面期望她清醒,一方面更期望她永远这样懵懂下去。我在矛盾中把话说的不清不楚,不明不白,我想过要给莫菲讲最直接的办法,而不是扯什么狗屁理论。但这于莫菲会不会才是真正的残忍,我不愿强行扒开她双眼看清这肮脏世界。时间会教会她一切,等到那时,她的神经已经麻木,心灵也已钝拙,还会在乎这些吗?我悲哀的想象着莫菲将来的面目,悲哀极了。

    我还想起有一天,莫菲对我说:“生活真像一场梦,冗长烦闷。”记得那是一个下午,刮着很大的风,风卷着黄沙尖啸着飘过来窜过去,然后落到地上、桌上、头发上、衣服上,莫菲站在窗边看着浑黄的天,仿佛在看什么美好的景致,仿佛在她的前方真有一片天空是清明的蓝色。我当时正埋头看一本《史记》,很厚的一本,学理科的我在中年时读一本没有白话翻译的《史记》,我在其中有着自己的乐趣,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乐趣呵!

    注释:

    1眼睛:的的偷偷把新买的玩具枪带出去玩,结果弄丢了,妈妈收拾玩具的时候问他枪呢,的的说:“不知道!”结果被妈妈骂了一顿,妈妈说:“一看你眼睛就知道你撒谎!”

    第二回,的的偷吃了零食中午不肯吃饭,妈妈问:“为什么不吃饭?”的的回答:“肚肚痛!”结果又被妈妈骂一顿,妈妈说:“我看看你眼神就知道你骗人!”

    第三回,的的卧室里的小闹钟拆开弄坏了,妈妈问:“这是谁弄坏的?”的的闭着眼睛捂着脸趴在床上说,“妈妈,我保证不是我!”结果,结果这次的的被妈妈胖揍一顿。

    的的,你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嘛!

    2社会栋梁:关于社会栋梁,没有谁比麦兜看的更深刻,以下对话摘自《春天花花同学会》。

    麦兜:阿may呀,扮那些社会栋梁……用不用穿裤子?

    may:当然要啦,哪有社会栋梁,不穿裤子的?

    麦兜:啊,惨了,我只有一条游泳裤……

    may:那你就扮救生员吧,救生员也是社会栋梁。

    麦兜:也是吗?但是我很怕死哦!阿mAy呀,如果有的时候社会栋梁想臭臭,会不会脱裤子?

    may:当然会啦

    麦兜:哦,那就好了,我可以扮一个想臭臭的社会栋梁。

    may:人家让你扮社会栋梁,你想臭臭干嘛?

    麦兜:我问问嘛!那如果社会栋梁真的想臭臭,那还算不算是社会栋梁啊?

    may:也算是吧

    麦兜:那还差不多,如果那个社会栋梁吃得太饱,打嗝、放屁……他还算不算是社会栋梁啊?

    may:算是呢

    麦兜:如果那个社会栋梁长口疮,长痘痘,吃得太饱,长香港脚……那还算不算是社会栋梁?

    may:你哪来那么多问题呀?

    麦兜:哦,我怕我长大了做不成社会栋梁。

    may:怕什么,你好好读书就一定可以做栋梁哪。

    麦兜:好好读书?是不是就不会想臭臭啦?

    阅读最新章节请访问,小说网更新最快( 我们属于你和我的故事 http://www.slkxs8.com/4_4795/ 移动版阅读m.slk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