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ny回来的消息莫菲没有错过。

    莫菲躲着韩天桢,韩天桢却自己找上门来。身边跟着一个陌生的男人,身高在一米七五左右,相貌比较端正,只是额前一缕搭在左眼上的头发让人难受。其实莫菲对发型本身没有意见,她只是不喜欢这个男人把头发弄上去的动作,无论是手撩还是甩头都像抽筋似的。莫菲开门先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抽筋的男人,然后才是韩天桢。她愣在门口不让开也不微笑,韩天桢迫不及待的介绍“这是贝西”!喜悦之情溢于言表。莫菲心知韩天桢这是来给她现宝来了,现在正等她锦上添花呢。关于“现宝”一事,男女大不相同,男人喜欢把宝藏在家里独享,而女人则会迫不及待找人分享。从手上的钻戒到家里的红木地板,从儿子小考100分到男朋友被老板赞赏,她都要一桩桩拿出来摆在桌面上,恨不得天下人都赞她一声好。因为她是真心实意的喜爱着,因为他在她心里确是有着一分分量,她在昭告天下时有着一点炫耀之意和虚慕之心,但她内心是真正感到欢喜的啊!

    莫菲装模作样的上上下下打量了贝西一阵才对韩天桢悄悄说:“难怪上次你说和人家和不来,原来暗度陈仓啊,害的我白忙一阵。”韩天桢笑:“哪呀,是那之后才认识的。”莫菲伸一只手给贝西,“你好,我是莫菲”,贝西一甩头,把刘海甩到眼睛边然后伸手道:“我知道,天桢经常说起你。”莫菲摸到他手心的汗,心想会不会自己搞的太严肃,弄的对方紧张。本来还想开几句玩笑,也咽回了肚子里。三个人在韩天桢的带领下说了一箩筐的废话,贝西倒也没显出不耐烦的样子,只是说的话都过于客气,导致气氛一直很压抑。大概一个小时后,他起身告辞,说下午还有些事办,莫菲终于松了口气。韩天桢送他出门,眼波流转之际尽是缠绵和不舍,十指缠绕柔媚化骨,声音娇俏荡人心神。莫菲差点就吐出来,“死妖精,变态,吃错药了……”她通过罗列骂人的词汇缓解情绪。

    她知道眼前的这个韩天桢已经不再是什么百合花,她现在只是三月的桃花一朵,粉嫩水润,风情万种。哪一个被美好爱情包裹的女人不是一朵桃花呢?还未开便带着一些少女的娇媚,全盛时更是动人心魄,即便凋零,也要落一地缤纷,生的美,开的美,败得美。抛开莫菲的偏见,其实此刻的韩天桢也只一个美字可言。

    关上门,韩天桢有些羞赧的问:“你觉得他怎么样?”莫菲心想,“我若是此刻说一声不好,怕是我们俩连朋友都没得做了。”她答得中肯,“看起来人还不错,你自己觉得呢?”

    “嗯,我也觉得好!”韩天桢垂着头,她天生有些暗黄的脸颊此刻有两点绯红挂在上面,她轻咬嘴唇,细小而白的牙微露在红润丰盈的唇间。这是十六七岁少女时代的韩天桢,这是莫菲从未见过的韩天桢,莫菲想“巧笑倩兮,美目盼兮②”大概就是这个样子了。

    莫菲干脆充当起家长的角色,开始细细盘问,若不如此,今日怕是无法打发这思春的女人。原来这二人也就认识了不到二个月,是在朋友的朋友一场聚会中相遇,当晚四目相对擦出爱的火花,导火索是贝西弹得一手流利的吉他和略微沙哑的歌喉。一个弹吉他的音乐爱好者,一个单纯崇拜他的女子,二人一见如故一拍即和。此后,贝西时常背着吉他出入韩天桢的家门,自弹自唱,自娱自乐。一来二去,贝西的吉他从此留在了韩天桢的闺房。莫菲听罢连连撇嘴,一见钟情和文艺范都是镜花水月的代名词,这样的爱情谁会看好?固然爱是无缘由的事,但莫菲依然不愿意自己的姐妹被几首小曲诓昏了头。

    莫菲很郑重的问道:“你喜欢他什么呢?”这其实是个很愚蠢的,因为倘若有人问她,你喜欢sunny什么呢?她也一定说不出来,但她本对贝西的感觉说不上好,自然很期望听到更多和“小曲”无关的答案。

    韩天祯郑重的思考了一会回答:“说不清,就是和想和他在一起。”

    莫菲叹道:“不是喜欢人家会弹小曲就好!”

    韩天桢却一脸疑惑,“为什么不行?他的吉他弹得真,改天让你听听!”

    莫菲刻薄的说:“是吗?难道他想走文艺路线?我还真没看出来你还好文艺青年这口。”

    韩天祯不以为然的笑笑,“你也太了,还不许别人有个爱好什么的。”

    莫菲也轻笑道:“我15岁的时候,班上有不少男生为了耍酷,每天抱着吉他上学。其中有一个男孩子,因为有些音乐基础,学的特别好,再加上他故作忧郁的歌声,和略长的头发搭配起来,在年少的我眼里简直帅绝人寰惊为天人。班上有一半的女生都爱慕他,把他认作是白马王子的化身,一个个眼巴巴的想当他的公主……”说道这莫菲停下不语,韩天桢等了半晌没见莫菲继续便追问道:“后来呢?”

    莫菲耸肩:“没了啊,没有后来。”

    韩天桢急了,“怎么会没有,就算是早恋也该有个结果。”

    莫菲:“好吧,后来班里又出现了一个打篮球超有明星范的男孩,大家就转移注意力了,吉他男也把吉他丢回了家,没了。”

    韩天桢不解:“你说这个有什么意思,我一点也没听懂!”

    莫菲慢慢站起来,装作不经意的样子离开韩天桢五步开外才笑嘻嘻的解释:“我的意思是,你和那时很小很幼稚的我们一样,会因为一把吉他一个篮球爱一个人。当然15岁的我也曾暗恋过那位吉他男,一看到他就两眼放光心跳加速,他一拨弦一开口我就觉得那是唱给我一个人听的歌,心里的那份感动用可歌可泣来形容也不过份,十五岁啊十五岁!”莫菲摇头晃脑的感慨,韩天桢果真一个靠垫砸了过来,带着一股刚劲的风。

    韩天桢大声反驳:“你才幼稚呢!”她急急的解释,“他对我很好的,你真以为我智商为零啊,我和他在一起的时候特开心,你不知道就别瞎说。”莫菲听她语无伦次的叙述,知道此人中毒已深,想来这一对因该能修成正果吧,又想起过去韩天桢所受的伤,不忍再刺激她。于是挨着她坐下拉着她的手认真说道:“既然觉得幸福,就加油吧,结婚时我做你的伴娘。”韩天桢脸上红的浓烈,最好的胭脂也画不出这样漂亮的效果,因为那是幸福的颜色。

    韩天桢从莫菲这里得到了她想要的肯定和赞赏后满足的离开。莫菲站在窗口看着她渐行渐远的身影,她依然瘦弱,但风绕着她走雨也不落到她的身上。她的脚步欢快,体态轻盈,她踩在地上,地上便是繁花织的锦毯;她辉辉手臂,身旁就有无数霞光流转;她穿着旧衣裙,却恍若一件镶钻的晚礼服;她的皮鞋上已有了小裂口,却散发出和水晶鞋同样的光彩。在韩天桢小小的天地间,她做了真正的公主,因为她找到了骑白马的王。他将挽着她的手,带着她走过一个又一个高贵的房间,最终走进婚姻神圣的殿堂。

    莫菲的眼前就是这样像看电影一般,一幅画接着一幅画,直到再也寻不到韩天桢的身影她才回到现实。她自然是替她高兴的,但心里却没有一丝喜悦之情。韩天桢带来了贝西,也带了了有关sunny的信息,她极力忽略,却无法错过一个字,她极力忘记,反而把本来零散的信息连接成片。即使把大脑的运转停止,他们也会在身体内主动流转,走过每一条神经,穿过每一个细胞。多可怕!莫菲想,只有癌细胞才有这样的威力吧。

    她焦虑不安的在卧室里走来走去,四处寻找事情做。离晚上上班的时间尚早,她也干脆把上班要用的物件准备妥当,刷牙洗脸头发用黑的橡筋捆好,又觉得指甲长了,拿剪子细细剪一遍,小锉刀挨个一点点的打磨平整,工鞋上油,鞋带理顺,要扎成端端正正的蝴蝶结,这样绑那样系,她耐心的调整,直到两只鞋上的结如同从一个模子里出来。她对着镜子仔细查看身上还有什么不妥之处,因为屋里的梳妆镜只能照半身,她又搬张椅子站上去看下半身的情况。裤脚上有个线头,她小心的拈起来,再侧身看后边,看见裤袋上的扣子开着,于是细心扣上,再抚摸着让他平整。就这样一来二去竟花去一个半小时,可是离上班还有那样长的时间。她在屋里一圈一圈的走,地拖一遍,床铺一遍,洗脸盆刷干净,实在无事可做了,莫菲索性出门。

    一出门才知道变天了,九月末的这个傍晚,早到的寒流挤走了夏日最后一点残余的热力,莫菲有些疑惑的看看头顶貌似温暖的天,还是竖起领子朝集市走去。

    注释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以后夸人就别老说这两句了,显得多没文化啊,现在大家跟我学,“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好了,这样夸人才显得比较有水平嘛!( 我们属于你和我的故事 http://www.slkxs8.com/4_4795/ 移动版阅读m.slk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