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们属于你和我的故事 > 十三 两种爱的方式
    莫菲缓慢的合上一本日志,又拿一本新的,她小心翼翼每翻开一页就用手压一下以求平整。仿佛她面前的这本子不是写了也没人看的垃圾,而是价值不菲的古籍。她接着说:“你生气,是因为你还有凌驾他们之上的希望,而我却已被注定。好在现在我若让别人不爽,他们也只有扣钱的份了,我没什么不满意的。”她的话说的平平淡淡,却激起苏易心中无数波澜,他道:“毕竟还是要争取的,不争取哪有公平?”莫菲抬头不解的看着对方,脸上清晰的写着“幼稚”这两个大字,她问他:“争什么?怎么争?这世上的人和事有多少是你想争就争得来的?”接连三个问号劈头盖脸的砸过来,苏易一个都答不上。他期期艾艾的开口,“你也太消极了,年纪轻轻的这样能行了?”莫菲歪着头淡淡的笑了笑才说:“不是消极,只是看见了现实。”

    苏易无法把眼前这个深沉内敛,字字珠玑的莫菲和晚上一惊一乍,战战兢兢的莫菲联系起来。他现在看莫菲是35岁的资深OL,其他时间里却只是18岁涉世未深的小女孩。若是把她们调和起来也算正常,但苏易却怎么想,也想不起彼此间有融合的痕迹。他很纠结的看着眼前的女子,这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啊?而她心里究竟装着多少难言的故事。

    莫菲看见苏易怔怔的眼神,知道自己又扯远了,便莞尔道:“别研究了,我是AB血型①的极端分子,这样说,你不会再觉得深奥了吧?”苏易仓皇的笑道,“乱扯”他说,“你八成是人格分裂的前兆,少拿血型说事。”莫菲松了一口气,她不喜欢刚才那些沉闷的话题。于是她激励着自己活泼起来,“是啊,我精神病院出来的,害怕不?”

    苏易耻笑道:“哪个医院?”

    莫菲胡编,“四院!”

    苏易一本正经,“那儿啊,我是院长你不认识?”

    莫菲眨巴着眼睛嘿嘿的笑:“我看你不像院长,你像我们病房室长!”

    两个人忍不住大笑,笑声赶走了郁结在心中的不快,也让他们的心灵暂时离开这片沉闷的土地,回到记忆中心怡的乐园。那里的树木清新花朵芬芳,那里的人单纯的爱恨笑骂,那里的对很对,那里的错很错,那里的公平很公平。和步入社会以后所经历的种种相比较,青春的美好成了唯一让心灵休憩的港湾。一股淡淡的伤感涌上心头,莫菲不可遏制的轻叹一声。

    苏易收敛笑容:“又想什么呢?”

    莫菲忧伤的看着他轻轻的说:“和你在一起,真好!”

    她知道苏易不会误会她,若是再过两年的苏易,莫菲是绝对不敢用这样的话去“暗示”,因为到那时苏易必然会蜕变,他会和其他男人一样,觉得自己的话充满了诱惑,甚至满含“**”的味道。“真的很好,认识你!”莫菲由衷感慨,这是从她心里发出的声音。苏易有些惊诧有些感动,脸上依然保持着干净的笑容。他是理解莫菲的,在这一刻,他们彼此都觉着对方的好。他们会成为朋友却不是情侣,他们会在彼此生命中扮各种角色留各种印记,每一样都纯净的芬芳。他们爱在对方的身上找寻自己内心深藏的对梦想,对未来的期望,他们看到了自己熟悉的简单,他们通过对方投射自己的影,让自己在梦的乐土中活的更久一些,更久一些。

    苏易在心里回答:“我也觉得好”。

    莫菲从苏易的眼眸中得到鼓励,她继续说道:“你身上还有着学生时代的那股子味儿,我靠近你时就感觉自己也变的和你一样,心里有困惑却不会失望,彼此有争执却没有倾轧,站在你身边,我是放心的。我不必担心你会认为我是轻浮的女子,和你喝酒,也不怕喝醉后出一些什么花边的新闻,你不会说我是有心计的天真或盛气凌人故作老成。真好,看到你,我的心是静的,我真想你能永远保有这种干净,执着的劲,可惜我知道总有一天,你会变得和其他人一样,因为没人能拒绝成长……”屋里很安静,苏易偏着头,莫菲说了这样长一段话,他却一句也说不出来,他想:“她怎么会有那么多想法呢?而我,只觉得好罢了。”莫菲停了一会自己先笑起来:“完了完了。”她说,“我肯定吃错药了,不知道在和你胡说什么。其实说这么些废话一点意思也没有。”

    苏易叹气,“你还真够反复无常的。”

    这样的日子在别人眼里固然是没什么意思,但莫菲却觉得很好。她竭力维持着这种良好的气氛,一天一天就这样过去。直到国庆假期前一天,莫菲突然接到余青青的电话,第一句话是她要放假了,第二句是问莫菲国庆有什么安排,莫菲沮丧的告诉她,所有的假期都和自己无关,对此余青青没有表示出一点同情的意思,反倒显得有些高兴。接着自然是一通复杂无比的唠叨,问莫菲好不好?裴远最近和她如何?她甚至还记得韩天桢,莫菲一一作答。从余青青中气十足的声音里,莫菲直觉她的内伤已恢复十之**,这一点让莫菲羡慕不已。有的人自愈能力超强,碗大个疤②也就皱皱眉头,有的人划个小口子也要哼哼唧唧许久好不利索,莫菲心里讨厌后者,觉得这些人弱不禁风,整日里伤春悲秋要死不活的。但她又不敢确定自己是不是豪爽的前者,所以她只能在心里羡慕余青青的坚强。

    这个电话给莫菲带去了一些新的消息,例如余青青抵死不从父母安排的相亲,买了套房子说是陪自己终老。再如某一个同事对她有意思,成日追求她,就是那男人皮肤太黑,个子也不高,花钱小气。又说最近见到裴远了,裴远很瘦气色也不好,脸色发青,看起来好像生病了。还说自己觉得现在这工作不太好,正找人帮忙调动,也不知成不成,反正除了爹妈没一个能帮上忙等等等等,混乱的排列,和余青青的风格搭配的完美无缺。莫菲把寥寥几句有关裴远的信息装进了心里。他病了、瘦了、他孤单一人、他想我、他爱我、他在等我。莫菲很想抓着余青青多问些有关裴远的情况,却又不好明目张胆的开口,只得东一句西一句的故作轻描淡写的姿态。莫菲觉得自己是恶心的,平白把一份爱搞的龌龊。

    挂上余青青的电话,裴远青白的脸依然在脑海中挥之不去。她终究拨了裴远的号,接通后裴远一声“宝贝”叫的莫菲痛彻心扉。她自己先委屈起来,声音里带着哭腔,“你是不是生病了?干嘛不给我说?”裴远语调升高八度,“这你也知道?难道我们现在心灵相通?”莫菲不理会他的胡言乱语,“我问你是不是病了?”裴远无所谓的回答:“就前一阵有点感冒,小事情。”“什么小事情?在你眼里什么都是小事情!”莫菲忍不住抱怨,“你怎么老是这样,什么事都不上心。”说完才想起打电话的目的不是吵架,而是为了关心对方的健康,于是在末尾补充一句,“为什么不好好照顾自己?”

    裴远笑着回答:“我好着呢,傻瓜。”他从不介意莫菲的责难,他的耳朵仿佛天生就能屏蔽不喜欢的声音。这一点莫菲以前很不喜欢,但现在她越发觉得裴远不过是太爱自己罢了。他的爱和自己截然不同,自己越爱就会越挑剔越小气,而他越爱就越包容越大度。都是一颗真诚的心,无需分什么高下,但宽容远比斤斤计较困难百倍,裴远所走的是一条多么艰难的路。莫菲心里愈发难,她呓语般的说道:“我知道你瘦了,为什么不好好照顾自己?”裴远打趣的说:“宝贝,你太神了,是做梦梦到的,还是卜了一卦?”他没能听到莫菲的回应,电话那边是长久的沉默,裴远唤了几声也没人回答,只听见沉重的呼吸和细微的抽泣。

    裴远慌了神,“怎么了?”他关切的问她。

    莫菲小声抽泣着,“没事。”又是沉默,裴远不敢开腔,他怕自己又说错话惹莫菲不高兴。而此时在莫菲眼前仿佛真就站着一个瘦骨伶仃憔悴不堪的人儿,而这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两个人都在等对方开口,最终还是莫菲先说话:“多吃点饭,别胡思乱想,这次放假我一定去看你。”裴远恨不得找个扩音器来宣布着一消息,“真的?”他又问一遍,“真的?”莫菲认真答到:“真的,傻瓜!”这声傻瓜叫的软绵绵温柔极了。裴远在那头高兴的癫狂,“宝贝,我太高兴了,我挂电话了,正忙呢。”

    电话挂断了。从前一直是莫菲挂断之后他才会依依不舍的压掉,今天莫菲深刻的理解了一个成语“喜形于色”。她急于找人倾诉,她很想找人帮她分析有关裴远,有关sunny,哪一个是她在自我欺骗,哪一个才是被压制的爱。虽然行动上莫菲在靠近裴远那一方,但莫菲不知自己的一颗心会不会只是因为sunny的冷漠才本能的寻找裴远的庇护。若有一日,sunny以同等热烈的爱回应她,她是否会依然决绝的向裴远挥手微笑。到底是因为与裴远纠葛的太疲惫而有了sunny,还是因为sunny离去的寂寞才有裴远的延续。

    莫菲心里千头万绪!、

    注释:

    AB血型:看一本血型方面的书,上面有这么一段话,AB型血相比其他类型最突出的特征:01、最矛盾最神经。02、最绝最精。03、最奇怪,晴天打伞雨天晒被。04、最反覆无常,晴时多云偶阵雨。05、最没决断力。06、最容易发疯起笑。07、最不知道侧睡时耳朵放哪儿。08、吃东西最不定时,最偏食。09.最喜欢喝"随便"。

    我对照了一下,竟然全都对,于是我很忧伤,我们早早的被分门别类写在书里,就跟食品架上的水果似的,苹果一堆,橘子一推,香蕉一堆,奇怪的榴莲一推……哎!

    碗大个疤:

    问题:为什么人们爱说碗大个疤,而不是盘子大或锅大个疤?

    答案:此话的全文是“头掉了碗大个疤”,因为头砍掉后脖子的横切面积和碗的横切面积差不多大,要是砍掉后脖子还能结疤的话那就跟碗那么大了,疤的大小就跟碗一样大。

    补充说明:其实我觉头掉了究竟是多大个疤,那完全由脖子的粗细决定。这还真是一个残忍的问题啊!( 我们属于你和我的故事 http://www.slkxs8.com/4_4795/ 移动版阅读m.slk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