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们属于你和我的故事 > 十五 你是我救命的稻草
    难熬的一周!

    与新搭档一起上班已有一周光景,对莫菲来说这真是噩梦的一周。她并不介意和男人干一样的活,她介意的是自己竟然会和这样一个“低档次”的男人合作。她毫不掩饰自己的厌恶,可是却改变不得现实半分。她无比沮丧想不通为什么自己越走越落魄,现在还被划在如此“不堪入目”的范围中。这问题一直缠绕着莫菲,她却找不到合理的解释,最后只得怀疑自己对世界和自我的认知是不是错的离谱。

    她无时无刻不在想方设法躲着他,但他的身影却怎么都甩不掉。男人尖细的嗓音,肥胖的身躯,头发①上的油污,每日分配的百分百均匀的工作量,刻薄的言语,自以为是的吹嘘、粗口、荤段子……排山倒海一般朝莫菲涌来,每次上班都是一轮新的煎熬。短短几日,她像变了个人,暴躁焦虑,无论见了谁都冷着脸,眼神里全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凉薄。又过几日就连面色也渐渐苍白,说话做事都软绵绵的好像一阵风就会倒下。偶有一次苏易路过她工作的地方,碰巧见她全副武装拎着工具巡检,他说,“最近咋样?”她低头答,“还行!”然后匆忙逃开,苏易的心绞做一团。莫菲的眼睛酸涩难耐,可是一闭上就有泪流下来,她唯有大睁着眼看着前方第一千遍一万遍对自己说,“坚强,你可以的,莫菲,你可以做到!”

    她只是想不通,自己怎么就会沉沦到这般田地?自己怎么就会变成这样一个人?莫菲拼命的压制自己想逃跑的念头,她唯有缩在被窝里悄悄的叹息。幸运的是又过了十日左右,就在莫菲耐不住要收拾东西走人之际,此男突然家中有事请假回家。莫菲知道这个消息时差一点就热泪盈眶,甚至忘了问下一个和她搭班的同事是谁,只知是其他区新调来的。她想,“还能比眼前这个更糟糕吗?”她唯一担心的是那男人改变行程不走了,于是抓紧时间赶紧谢遍天上所有神仙。再上班时看见办公室里换了新面孔,她悬在半空的心这才落了地。

    莫菲进门时那男人正趴在桌上睡觉,听见脚步声才睁开眼睛懒洋洋的抬了抬头。这一抬头莫菲心里咯噔一下,30多岁的年纪,头发稀疏,颧骨突出,薄嘴唇,下巴尖细,怎么看都觉得此人甚是面熟,只是想来想去不得其所。莫菲安慰自己,“可能只是在食堂吃饭时见过吧!”她心情良好热情洋溢的上前打招呼,谁知对方只是面无表情的点下头说,“你是莫菲?”莫菲规规矩矩回答,“是!”他微微皱眉明显不满的问道,“知道我名字吗?”莫菲胆怯的看着那人道,“不知道,你不是刚调过来的嘛?”那人瞪着莫菲足有三秒才作罢,莫菲一头冷汗无奈的想,“什么运气啊,怎么什么烂人、怪人都让我碰到了!”她嘟着脸坐下,男人说:“以前的工作记录让我看看。”莫菲没好气的拿出来还是殷勤的双手递上,他只翻了几页就“啪”一声把本子合上,“走,开工!”他小声却干脆的说。莫菲乖乖的拿出工作手套跟在他屁股后面,谁知他略带鄙夷的斜眼看着她道,“你拿手套干吗?把本子和笔拿好就行了。”莫菲冷笑着从口袋里掏出本子晃晃,“带着呢。”他看也不看,“嗯”了一声不再说话。

    莫菲闻到他身上有淡淡的酒味,又看那男人脸色发乌萎靡不振的样子,便好心道:“如果不舒服,让我来做吧。”他仍是斜眼看她,但语气和蔼了许多,“我没什么事”他说完又问问莫菲:“我身上还有酒味?”莫菲点头道:“离近了能闻到。”他扯着领子闻了闻懊恼的自言自语,“要是被领导抓住就惨了,还是赶紧干完活收工。”说罢又叮嘱莫菲,“你把该记得都记好。”两个人一路无话,干完活回去男人直接跑到隔壁办公室睡觉,中午饭也没吃,直到下午快四点他才推门进来。莫菲惊奇的发现,早上还阴沉的要下雷阵雨的脸现在明亮的如同夏日阳光一样灿烂,他神采飞扬的随手拖一把椅子坐定,二郎腿翘的极为潇洒。莫菲笑着看他,心道:“真是个怪人,说不定还有些轻微的精神分裂。”她摆出防卫的姿态端坐起来,方便随时都能站起来逃跑,那人一颠一晃的看着莫菲,也只是笑。

    莫菲想问你起床了或者酒醒了没有之类,但在摸不准对方脾气之前,她决定暂时不去招惹他,她思量片刻说道:“该写的资料报表我都写完了。”那男人没有回答,只是伸手拿过莫菲面前的资料,莫菲看着那犹如鸡爪一样干瘪的“前肢”忍不住撇嘴。男人象征性的胡乱翻了两下又撂还给莫菲才问道:“都写完了?”莫菲答:“完了!”那人又问:“我不在的时候没什么事吧?”莫菲答:“没有!”他却把椅子往前拖了一点学莫菲一般坐的端端正正,神情严肃的说,“叫师傅,死丫头没礼貌”。莫菲还以为他又“分裂”了,正准备后退,听到这句话才松口气,“是,师傅!”

    男人很满意的咧嘴道:“你的字写的还不错嘛!”

    莫菲谦虚,“还好。”

    男人:“我最讨厌写字,以后这些纸上的东西我可一概不管。”

    莫菲:“没问题。”她本来想问他这算不算分工,但又怕对方有什么误会。

    男人却古怪的笑道,“可惜记性不好……”

    莫菲不解其意,“谁记性不好,今天还有什么事没做吗?”

    这次他没有接话只是盯着莫菲,莫菲被他看到心里发,说话声音都有些飘忽不定,“有什么问题?”她问。男人俯身压在桌子上,上半身据莫菲只有一米左右,莫菲清晰的看到他额前指甲盖大小的伤疤,看到他右眼边际的黑点,看到他肤色不均皮肤干燥和被烟熏黄的门牙。莫菲绷直身体不着痕迹的向后退。男人看出了她的紧张,更加得意的笑个不停,半天才神秘兮兮的问道,“你真的不认识我?”莫菲眨巴着眼睛复又在心里搜肠刮肚翻几遍,依然找不到有关此人的丁点儿数据。

    男人轻蔑的说,“年纪轻轻的记性这么差,我们可是一起吃过饭的。”莫菲又仔细想一遍,似乎有点模模糊糊的影子浮现出来,她磕磕巴巴的说:“噢……那个……好像……”对方失望的摇着头说道:“枉我一眼就认出你来,还指望你一个人坐这能想起来呢,你可真是,你这人真是,哎!”他耸耸肩伸了一个懒腰,扭几下脖子,莫菲听到关节嘎嘎作响的声音。他站起身走到莫菲身边,一只手重重的搭在她肩上,“太让我失望了,莫菲。”干瘦的手掌拍在肩上硌疼了莫菲的骨头,这种感觉让她想起了韩天桢。和瘦弱的韩天桢打闹时,她的骨头也常常让自己疼痛不已。

    “韩天桢?”莫菲灵光一闪,“你是韩天桢的大哥,那天我和你们吃过次饭。”“不容易!”对方感慨,“你再想不起来我都想揍你了!”莫菲整个人都松懈了下来,索性把本子随意的往前一推整个人趴在桌上,“那你早说吗,害我紧张半天,我现在想揍你才是真的。你咋那么能装呢?装模作样搞一天,一点也不像你妹妹那么好,同样是一家人,做人的差距咋这么大呢?”她喋喋不休的说了一大堆话,通过这种方式释放压力,直到觉得心情舒畅了才结束,“今天累死了,都怪你!”

    韩天平无奈的瞪着她,“我还没说你啥呢你倒反过来训我,你好像比天桢还小几岁是吧,真是反了!”莫菲最不怕的就是这种喜好装酷说狠话的人,更何况还有一个大哥的身份在那里撑着。她打断他,“做大哥就要有大哥的样,你瞪着眼睛看我干吗,你再瞪我我可哭了,就说你欺负我!”韩天平果然愣在那里,半天才讪笑道,“幸好你不是我妹妹!”这句极具贬义的话并没有激怒莫菲,她洋洋得意的回到,“幸好你是我师傅!”她心里开着无数小花,仿佛自己的春天重新来到。

    这些日子,她心里从失落到空荡到痛苦到痛不欲生到重见天日直到现在又是一年春来到。她渴望这一次的春天再也不会离开,因为她需要的并不多,只是一个生活的理由和一条看的见的底线。她只想抓住一些小小的稻草让自己不至于沉溺水中。这样的角色,sunny当过,苏易扮过,只是一根稻草又能承载多少重量?所以他们都很快出现很快消失,至于韩天平,这样一根无缘无故的稻草又能存在多久,也许他带给莫菲的只有这片刻的快乐和刹那的希望。莫菲陈恳的祷告上天不要收走她的稻草,很灵验!这一次直到最后,这根稻草也没有离开莫菲,因为他彻底变成了一根结结实实的麻绳,随时随地套在莫菲的脖子上。( 我们属于你和我的故事 http://www.slkxs8.com/4_4795/ 移动版阅读m.slk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