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钢铁燃魂 > 第11章 炼金炼心
    作为战争时期被诺曼军队完全占领的几个联邦州之一,战后洛林的首次地方议会选举受到了较为广泛的关注。此次选举,魏斯虽然报名参选,但他从头到尾都没有真正投入精力,而是将关注点放在了洛林工业者联盟和克伦伯-海森工厂的发展大计上。此间,以小杨教授为技术领头人的勘测勘探团队在洛林西北部找到了两处适合商业开采的铝土矿以及普通质地的煤矿、石灰石矿若干,另外还有一些不适合或者目前不适合进行商业开采的矿藏也都一一登记在列。有了可开采的铝土矿资源,魏斯果断投入重金,与托滕贝尔、帕拉赫、怀斯等人共同投建了新型金属材料制造工厂,购置了当前最先进的矿物蒸馏、焙烧、电解设备,建立新型金属材料实验室,一面积极招募中高端人才,一面组织现有力量进行技术推研。彼时又获知联邦矿业巨头隆迈尔集团成功研究出商业炼铝技术并生产出第一批工业用铝的消息,为了打探他们所采用的炼铝模式,进而判断其商业前景以及与之合作的潜在方式,魏斯决定亲自出马,顺道送小杨教授师生一行返回阿尔斯特理工大学。

    经过四个月的朝夕相处,小糖果告别时抱着肯普哭得一塌糊涂,从梅森到自由城要坐20多个小时的火车,她除了吃喝拉撒,其余时间基本上都赖在魏斯怀里,招得小杨教授的学生们纷纷调侃,让她索性给魏斯当女儿好了。纵使这些好事的小年轻各种撮合,小糖果也是懂事可爱萌萌哒,魏斯对小杨教授依然只有欣赏之情,没有追逐之意。倒不是介意什么,而是这小半年下来,他们真正接触和相处的时间寥寥无几,缺乏充分的沟通了解,如何能做后一步的判断?

    感情的事,更多讲究的是缘分。缘分未到,再努力也无济于事,没准还会起到反作用,所以,不少站在金字塔顶的强人醉心事业,不愿花费时间和心思在这种懵懂难测的东西上。说到事业,这四个月来,小杨教授和她的学生们交出了一份超乎预期的答卷,要不是实践学习的行程安排不能更改,加上冬季不适合进行野外作业,魏斯真希望他们再多留一段时间。此次跟他们一同前往前往自由城,除了跟隆迈尔集团方面展开试探性的接触,魏斯的另一个重要任务就是将洛林工业者联盟与阿尔斯特理工大学的长期合作关系固化下来——将他们跟地理地质学院这种提供实习研究机会、高薪直聘毕业生的合作模式推广到冶金、化工、机械等各个领域。

    魏斯这一路护送,送到了阿尔斯特理工大学的校园里,虽然他言明自己是来拜会老杨教授,并择机跟校方谈合作事宜,学生们还是调侃不断,小杨教授看起来无所谓,视线却在有意躲避魏斯,令他尴尬不已。行大事者不拘小节,完成护送任务之后,他一门心思的投入到正事上。几番恳求,终于说动老杨教授向校方推荐他的合作方案。四天后,阿尔斯特理工大学教授委员会和院长联席会给了魏斯陈述方案的机会,顶尖学者提了不少让他费劲口舌的的额问题,好在最后还是顺利通过了这两大议事机构的审议,得到了跟格鲁曼集团、星空集团、隆迈尔集团这些工业巨头们同等的合作资格。工业大革命时期,社会各界对知识和技术的认知有了很大的提升,像阿尔斯特理工大学这种一流的高等学校,毕业生根本不愁工作,但为缺乏工作经验的毕业生提供高额薪酬、给予安家补贴等优厚待遇,在这个时代,特别是战后过渡期,还是相当稀罕的。洛林工业者联盟虽然名气远不如它们,招揽人才的竞争力还是有的。

    为了表达个人对两位杨教授的谢意,魏斯特意请他们出来撮了一顿好的,并且送了小糖果一个精致的洋娃娃。苹果脸小姑娘白天搁在保育院,其余时间都跟小尾巴似的跟在妈妈后面。隔了几天没见,她像是困在黑暗中久寻光明之人终于见到了阳光,不顾一切地扑到了魏斯怀里,揽着他的脖子、摸着他的胡渣,咯咯咯地笑,笑中带着泪。这一幕,哪怕是心冷如铁之人,看了也会感动,何况魏斯这种一贯心思细腻的……可怜的妮子,你是真缺父爱啊!

    席间,魏斯不仅兼职带娃,还跟两位杨教授谈起正事。地理地质学院第二次组团赴洛林实习研究,他希望仍由小杨教授带队,时间安排越早越好,老杨教授表示,按照学院的课程安排和惯例,外出实习研究最快也要到春末夏初,至于人选安排,他尊重教授们的意见。魏斯原本以为小杨教授会爽快的接受邀请,谁知她却选择了沉默。魏斯不好追问,遂又说起了铝的商业开采、炼制以及运用。老杨教授的研究范围只覆盖前端,也即铝土矿的形成和分布,但他对后端的技术事务也非常感兴趣,并推荐魏斯去找冶金学院的梅格里斯教授。他介绍说,这位老先生是隆迈尔集团的荣誉顾问,在金属冶炼方面跟他们合作了很多年,放眼整个联邦,是能够排进前五的顶尖冶金专家。老杨教授觉得魏斯他们如果有能力在洛林建立一座条件一流的冶金实验室,以洛林丰富的矿藏条件,梅格里斯教授没准会同意将其列为合作实验室,派出优秀的教授和学生进行常态化的合作交流。

    席毕,小糖果依依不舍,不停问魏斯第二天会不会再来看她。小杨教授从包里掏出一个信封,说是她和小糖果一起做的手工礼物,要魏斯回去再拆。

    许久没有收到异性的礼物,魏斯心里还真有点小期待。回到下榻酒店,洗漱干净,坐在台灯下打开信封,里面是一张充满童趣的收工卡片,主角是一对漂亮的黑发母女和一只从天而降的大鸟,这大鸟虽然没有人的面孔和身躯,却跟魏斯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比如它拎着黑皮包、穿着黑皮靴,而且它的笑容特别是眉眼,简直就是照着魏斯画的。这卡片,粗糙从裁剪显然出自小糖果之手,但精巧的线条必定是小杨教授所绘,莫不是心之所念、笔之所现,通过画笔表达情愫?

    翻来覆去的看着这张卡片,魏斯眼前时而浮现出小糖果那萌动可爱的苹果脸,时而想起小杨教授给她梳头发、讲故事的场景。搁在原先那个男女失衡的时代,以小杨教授的条件,即便“买大送小”也是相当有市场的。其实旁人的眼光,魏斯一贯不太在意,有了小肯普,勋爵夫妇也没工夫催促他早婚早育,其决定性作用的,是他自己内心的想法。在动荡的战争年代,他不敢也无暇多想,而今,一份停战协议远不足以消除战争再度来袭的危险,诺曼帝国在完成权力重构后,是否会重新选择扩张的策略,这暂时的和平能够维持多久,谁也说不清楚。在这样的大背景下,选择珍惜时光,或是独善其身,都有充足的理由,都是无可指责的。

    接下来的几天,魏斯依然在自由城逗留,他去了隆迈尔集团总部,跟负责运营的经理人进行了商业会晤,旁敲侧击地了解到,他们目前所使用的商业炼铝模式仍存在产量低、成本高的问题,但他们已经意识到铝是一种在重量和机构上具有优势的新型航空材料,在机械制造业方面也有用武之地。有鉴于此,魏斯还是决定从研究层面入手,他拜会了阿尔斯特理工阿尔斯特理工阿大学冶金学院的梅格里斯教授,不仅以虔诚之态送上膝盖,亦从技术研究和实用性推广的角度描述了洛林工业者联盟所做的努力和发展规划,为冶金学院提供的合作条件也向隆迈尔集团看齐。跟阿尔弗雷德-杨教授那样的老学究不同,这位“梅教授”要务实得多,了解了魏斯的来意和实力,他明确提出哪些可做、哪些不可做:隆迈尔集团的商业炼铝技术已经获得了专利权,这其中也有他的心血,所以,任何不劳而获的捷径在他这里是不可能走通的,同时,他不仅不排斥通过研究获得其他商业化冶铝技术的做法,还可以无保留地提供技术指导,条件是新的专利也算他一份。此外,“梅教授”还列出了对冶金学院提供研究资助、学生实习机会以及毕业生优选岗位等条件,合理条件魏斯照单全收。

    谈妥了合作条件,梅格里斯教授倒是一秒钟都不浪费,让魏斯将新型金属材料工厂已有和待购的设备清单拿给他看,然后边看边谈,从技术角度出发,对工厂尤其是研发部门的设备配置提出了系统性的建议,甚至哪些设备可以在哪里买到,什么价位比较合理,都概述性地告诉了魏斯。有了这些信息,无疑可以更好的货比三家,择优配置,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

    从冶金学院出来,时间尚早,魏斯遂向路人打听了校属保育院的位置。离的不远,他慢慢悠悠地晃了过去,边走边整理自己的择偶观,但思来想去,还是没有个明确的结论。在保育院外,他远远的看着孩子们玩耍,不多会儿便瞧见了小糖果,她扎着小羊角辫,穿着小围裙,手里抱着个洋娃娃,那是昨晚魏斯送给她的礼物。不管是在院子里玩耍,还是跟着保育员回教室,她都紧紧抱着那个娃娃,这般惹人怜爱的小模样,足以融化任何坚冰,也让魏斯踌躇许久方才离去。( 钢铁燃魂 http://www.slkxs8.com/4_4811/ 移动版阅读m.slk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