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柯南之从聊天群开始 > 第330章受司徒修影响提前知道凶手
    西都公寓!

    听了柯南的话,服部平次总算是明白了,然后服部平次开口道:“小修怀疑坂田佑介是嫌疑犯,就凭那三个巧合,我不信,而且他是一名警察,是我爸管辖范围内的下属,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小修又猜对了”柯南呵呵一笑,看向服部平次,然后道:“小修跟我说,你不会信,果然,平次你真的不信”。

    “.....”服部平次。

    “平次,在我们没来之前,你有没有跟坂田佑介提过我们来这里的消息”柯南问道。

    “嗯?.....”

    服部平次迟疑了一下,开口道:“我跟我爸说过,然后他可能跟坂田佑介提过,滚筒你是想说,坂田佑介提前算好我会带你们去吃大阪美食,对不对”。

    “对”柯南点头,然后道:“大阪作为美食之都,各种美食数不胜数,坂田佑介如果提前知道我们会来这里,那么他作为司机,一定算过我们会吃哪些美食,然后把我们带到他杀人的地点,也就是御好烧那里”。

    “不对...“

    服部平次摇摇头,然后道:“坂田佑介如果是犯人,他这样做目的是什么,为什么偏偏要在我们前往御好烧之前的前一天杀死野安和人,还要让被害人从楼顶掉落在我们前面,

    而且,前两名被害人死亡的时间,超过一周,这很不合理”。

    听了服部平次的话,柯南捏着下巴深思,一旁的服部平次继续说道:“还是先去看看冈崎女士吧,小修的话不一定是对的”。

    “嗯~”柯南点头,主要还是线索太少,杀人的动机,他们不清楚,也就无法摸清楚坂田佑介的目地。

    .......

    另一边,和叶出去给她老爸远山银司郎打了个电话,过了一会,一名叫大泷悟郎的警部开着车过来。

    大泷悟郎,大阪警署搜查一课强行犯搜查系的警部,远山银司郎跟服部平藏的下属。

    坐在车里,司徒修暗自感叹:“有个当警察的爸爸就是不一样,打个电话就来了一个警部,这可是跟目暮警部差不多的职位”。

    毛利小五郎看向大泷警部,微微一笑:“不好意思,麻烦你过来一趟”。

    “没事、没事,各位都是局长的朋友,能来大阪玩,当然要招待一下”大泷警部笑了笑。

    副驾驶的和叶笑着开口道:“大泷叔叔可是很好的人,他是我爸爸最得力的助手”。

    “你爸爸真好~~”小兰干笑一声,毛利小五郎则装作听不见。

    等等~!

    司徒修想起小兰和新一的父亲都是侦探,而和叶跟服部的老爸都是警察,这配对也太强了吧。

    不过,工藤新一老爸还有着写小说的工作,但,毛利小五郎也不差啊,打麻将的技术杠杠的。

    一旁的灰原哀看向戴着眼镜的司徒修,眼神中露出好奇,明明没有近视,为什么还要戴着一副眼镜。

    好似感应到有人注视,司徒修扭头望向灰原哀,笑了笑:“小哀,我脸上有脏东西吗?”

    “没有...不过,你从刚才开始戴了眼镜,这是为什么”灰原哀奇怪道。

    “唉~~”

    司徒修叹了口气,见状,灰原哀思索了一下,开口道:“你不会近视了吧”。

    “没有~”司徒修摇摇头。

    你没近视你叹什么气!

    灰原哀嘴角抽了抽两下,变成死鱼眼看向司徒修,有点搞不懂小屁孩又在想什么。

    她道:“你戴眼镜...”。

    “因为你...”司徒修眨着眼睛看向灰原哀。

    “我?”灰原哀惊愕道。

    “柯南说你经常偷看他,我想你一定是喜欢看戴着眼镜的人,所以.....”

    司徒修笑了笑,然后道:“我想我戴了眼镜,你应该会看我,果然,你刚刚偷看我....”。

    听完司徒修的话,灰原哀一脑门黑线,特么的谁喜欢看戴眼镜的小屁孩,我那是在观察滚筒洗衣机,至于你戴着眼镜,我只是好奇,不是偷看。

    灰原哀心里吐糟着,淡淡道:“柯南的话,你不要信,我才没有偷看一个人的爱好,更不会喜欢看戴眼镜的小孩”。

    “嗯嗯~我明白”司徒修点头道。

    你明白你把眼镜摘了啊!

    你在忽悠谁呢!

    灰原哀白了一眼司徒修,扭头看向窗外,她的话白说了,不过,柯南发现她的事,这一点提醒她要谨慎。

    司徒修微微一笑,他刚才说的话全是扯淡,这一副眼镜可不是普通的眼镜,其中隐藏着秘密。

    “大泷叔叔,请走御他们要去乡司议员那里,一定会走那条路”司徒修看向大泷悟郎道,他们这是要去找柯南。

    “好”大泷悟郎点头道。

    行驶了一会,司徒修他们堵在了御堂筋这条路上,缓行一段路,发现前面有一辆车停在马路边。

    “你们看那辆车,像不像刚才我们做的车”司徒修指着窗外停在马路边的车。

    毛利小五郎瞟了一眼,开口道:“只是相同的车,应该是车坏了”。

    “呃....”司徒修回应了一声,他透过眼镜,看到这一辆车就是他们坐的那辆。

    .....

    另一边。

    服部平次跟柯南两人向公寓管理员问明冈崎澄江的房间后,来到了4楼405号房门口,发现房门没有关上,于是走了进去,找了一圈没有看见冈崎澄江。

    恰巧这时候,一声尖叫声从楼下传来,服部平次跟柯南走到窗户边往下看,见楼下公共洗手间外面有一男子坐在地上,两人当即跑了下去。

    跑到洗手间外,服部平次、柯南进入洗手间,发现冈崎澄江死在厕所里,同样是一把小刀,贯穿钱包插入胸口。

    “为什么....她为什么要跑出来?”服部平次想不通,明明都跟女子说了呆在房间里。

    柯南看向服部平次,开口道:“服部,你说会不会是他做的”。

    “不可能吧....”服部平次还是有点不相信坂田佑介就是嫌疑犯,一名警察怎么可能去犯罪。

    “如果他是利用警察的身份打电话,把被害人喊道公共洗手间,这一切都说的通”

    柯南开始也不相信坂田佑介是凶手,可是第四起命案冈崎澄江的死太可疑。

    不是死在屋里,而是死在外面!

    柯南沉吟了一下,继续道:“怀疑的对象是坂田佑介后,线索、路线,这一切都好似是他设计的圈套,引领我们一步一步跟着他走”。

    “滚筒,你不用说了,我们去查查他的车,如果他是跟在我们身后跑过来,把被害人喊到楼下杀害,那么只要查车就能知道”

    服部平次话落,恰巧这时候,两名巡警赶到了现场,于是柯南、服部平次又被要求留了下来。

    5分钟后,坂田佑介开着车赶到了西都公寓,然后又来了几名警察,封锁了现场。

    警察们搜集线索,坂田佑介查看了一下尸体,询问了一些事情。

    过来一会,一名警察汇报道:“坂田警官,被害人房间里有奇怪的电话留言”。

    柯南、服部平次神色一动,两人立刻又向着冈崎澄江的房间跑去,坂田佑介跟了上去。

    来到冈崎澄江的房间,坂田佑介按了一下电话留言提示,一道机器变身过的声音:“现在立刻到心斋桥来!我让你见见以前的朋友”。

    听完,柯南、服部平次脑补着御好烧的事件,第三名被害人现场,冈崎澄江不是路过,而是被凶手喊到那里。

    难怪当时冈崎澄江吓得面无血色,逃离现场.....

    柯南、服部平次面面相觑,这一切都是凶手设计。

    “就只有这个而已吗?”坂田佑介看向一旁的警员道。

    “不,还有一个留言”警员回答道。

    坂田佑介又按了一下:“看到了吗?接下来就轮到你”。

    听完录音,门外走进了一名警员,拿着手机,开口道:“坂田警官,局里打电话过来”。

    “喔,谢谢”坂田佑介接过电话走了出去。

    看着坂田佑介离去,柯南沉吟了一下:“服部,这下你应该信了吧,我们一直被凶手耍得团团转,从第三起命案到这里,都是他策划好的,给你看录影带,又给你指引路线,恐怕接下来他还会引领我们找线索”。

    “滚筒,他这样做的目地是为了乡司议员?”

    服部平次微微皱眉,经过电话留言提醒,他一切都想明白,冈崎澄江不是路过那里,而是凶手特意安排,虽然还不知道原因,但大概能猜到一点。

    “嗯?”柯南突然扫了一眼屋内,脸上露出疑惑。

    “滚筒,你怎么呢”服部平次看向柯南道。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感觉有人在盯着我们”

    柯南微微皱眉道。

    “有吗?”

    服部平次环视了一眼四周,然后道:“没看到有其它人啊”。

    柯南看了看房内,除了他们,还有一个警员,再无其它人。

    .......

    料理完西都公寓事件,坂田佑介开着车又继续前往乡司议员的家里。

    副驾驶的座位,服部平次歪着头看着后视镜,神色微微一变,这车有点不一样。

    一旁开车的坂田佑介叹了口气:“唉,真是怪异的事件,没有目击者,不清楚事件的关联,被害人的身份却能立刻查明”。

    “的确如此,开头的两件命案都是在尸体发现后,姓名就马上公之于世”服部平次回应了一声。

    坂田佑介笑了笑:“这是当然喽,因为被刀子刺穿的钱包里....装了那四个人的驾照嘛”。

    “驾照?”柯南、服部平次神色一动,然后服部平次笑道:“就是这个,我们去查一查”。

    “啊....”坂田佑介楞了一下。

    看到坂田佑介的样子,柯南暗道一声:这家伙还在装,故意扯着话题,一步一步让我们跟着他的路在走。

    .....

    驾照监管所,柯南等人查到四名被害人都参加过20年前的一次合宿驾训班,其中牵扯出乡司议员,还有正在逃亡中的强盗杀人犯沼渊己一郎,都是那一次的驾训班成员。

    于是为了详细查出20年前的事情,柯南等人来到市立(中之岛图书馆),查找20年前驾训班的事迹。

    果然,被他们查到20年前那场驾训班结业当天,该驾训班一名教练酒醉驾车死亡。

    看完,柯南、服部平次面面相视,两人都笑了笑,恰巧这时候,司徒修等人从门外走了进来。

    “砰”的一声,柯南眼冒金星,头顶大包,毛利小五郎重拳之下,柯南整个人都晕乎乎。

    “可恶的小鬼,谁让你到处乱跑的,出去也不跟我们打招呼”毛利小五郎愤怒道。

    一旁的小兰双手叉腰,生气道:“柯南,这一次你实在太过分啦,突然就不见踪影,害的大家都在为你担心”。

    “对不起......”柯南捂着头弯腰低头道。

    这一幕,让服部平次不由一怔,司徒修则看向灰原哀道:“嘿嘿,柯南又吃了一个金果子”。

    “又?金果子?”灰原哀一脸懵逼。

    “对,每一次柯南犯错,毛利大叔都会赏一个金果子给他吃”司徒修笑了笑。

    “这是金果子......”灰原哀嘴角抽了抽两下。

    一拳打在头上,竟然是金果子,还是赏赐.....

    是我老了,还是时代变了。

    灰原哀心里吐糟着,服部平次则看向大泷悟郎,开口道:“大泷叔叔,你怎么来了这里”。

    “因为和叶打电话要我当司机”大泷悟郎干笑一声。

    一旁的和叶开口道:“我们正在找柯南,刚好坂田先生打电话来要我们接柯南”。

    “真是的...”服部平次撇了撇嘴,看向和叶,然后道:“你怎么能胡乱指使刑警”。

    和叶眉头一跳,双手叉腰,不甘示弱道:“坂田先生也是警察,你也一样”。

    “算了算了,别吵啦”大泷悟郎干笑一声。

    经过大泷悟郎这一劝,服部平次跟和叶缓和了一些,两人傲娇的冷哼一声,别过头。

    一旁的柯南无奈笑了笑,司徒修思索了一下,开口道:“你们是不是应该把凶手说出来,查了这么久还没查到吗?不说的话,我要推理啦”

    众人一愣,一旁的柯南呵呵一声,服部平次则笑着看向司徒修道:“既然你知道凶手,那由你来说”。

    “e....”司徒修一脸懵逼,这剧情怎么有点不对劲,不过,还好他已经通过鬼斯跟踪柯南等人确定了凶手。

    见众人目光望了过来,司徒修看向坂田佑介,开口道:“坂田先生,制造连续杀人案的凶手就是你”。

    “小朋友,你在瞎说什么....”坂田佑介干笑一声,然后道:“我们刚刚已经确定,嫌疑犯是沼渊己一郎,我们查到20年前他们几个都是一起的训练班成员,而且沼渊己一郎勒索同伴杀人,成为了逃犯.....”。

    “沼渊己一郎是你引导我们怀疑他,而且他和连续杀人案没有关系,暂时我们不说他...”

    服部平次顿了顿,然后道:“从第三起命案开始说起,你计划好带我们前往那家御好烧,然后等我们吃完,看到我们出来,立刻在车里打电话给那个茶楼的老板叫他去楼顶,

    当我们在车里商议着去哪里,刚好楼顶的尸体掉了下来,这之后趁着我们前往楼顶的时候,你又悄悄给冈崎澄江打电话,让她前往御好烧的地点,顺利的让我在现场看到她。

    又在御堂筋的那条路上,故意开过冈崎澄江的家,给她打电话,又制造出她家门外有凶手的样子,使得我们当场下车前往那里,然后你把车开到路旁边停好,紧跟在我们身后,

    边跑边打了个电话给冈崎澄江,告诉她呆在屋里很不安全,要她下楼在公共洗手间里等你,在我们进她家屋里的时候,你在楼下洗手间里杀掉了她.....”。

    “平次,这怎么可能,我来接你们的时候是开着车来的”坂田佑介淡定的笑道。

    一旁司徒修看向坂田佑介道:“你应该租了两辆相同的车,在我们找你们的路上,经过御堂筋看到一辆我们坐过的车停在马路边,我想那辆车应该就是你停的”。

    “没错,坂田先生你是租了两辆车,不论是车型还是里面的装饰都是一模一样,你事先在西都公寓的附近放着一辆车,在杀人后立刻前往那里,开着那辆车过来”服部平次正色道。

    坂田佑介沉默不言,大泷悟郎则疑惑道:“平次,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事件起因大概是二十年前的驾训班教练死亡事件,也许那个教练是他的一个重要人.....”

    服部平次看向大泷悟郎,然后道:“坂田先生从杀人开始,故意在我面前一步一步引导我深入调查,以及故意留下暗示,目地是要杀乡司议员。

    因为乡司是议员,出门过于醒目,而且可能会有保镖跟随,坂田先生不好下手,所以如果跟在我的身边,去了乡司议员那里,即使四处走动也不会令人生疑,然后坂田先生在利用二十年前的事情,引诱乡司议员单独出去,在杀害,然后回到我身边,这样任何人都不会怀疑他”

    听完服部平次的话,众人惊讶的看向坂田佑介,难怪一直跟着服部平次,还尽心尽力的找线索,原来是为了杀乡司议员不被怀疑。

    “大阪局长的儿子...”司徒修呵呵一声,就是这一层身份。

    服部平次看向坂田佑介道:“坂田先生,我一直没有怀疑你,是因为你是警察,我不相信你会去杀人,直到我看了20年前的信息,我发现那个教练和你长得很像.......”。

    服部平次话还没说完被打断,坂田佑介面无表情道:“没错,那个教练是我的父亲”。

    众人有些恍然。

    这是为父报仇,恐怕那些人二十年前做了什么事。( 柯南之从聊天群开始 http://www.slkxs8.com/4_4823/ 移动版阅读m.slkxs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