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十代掌门 > 第四百二十二章 并非重点
    劲风呜咽,浊浪排空。

    从四面八方卷积而来的乌云,正快速向小岛上空集聚,它们彼此交织,彼此交叠,遮住了每一寸原本深邃的碧蓝之色,在那云层最拥挤的地方,点点金光正在急速涌动。

    咔!

    条条枝状的金色闪电,不知道从何处为起点,向每一处略显薄弱的缝隙处蔓延开来,那闪电来的湍急,来的狂躁,似乎要将这方世界彻底撕裂一般,但那四周沉寂的阴云之中,同时涌出无数的暗流,将那闪电瞬间湮没,须臾之后便没了声息。

    然而风声更急。

    乱石海的狂浪溅起十数丈高,冲刷在那茕茕孑立的孤岛上,似要将它骤然抹去,而那小岛之上,旋即涌动出无数的灵动湍流,将那摧枯拉朽的力量逐一安抚,不再无拘无束,暴戾难驯。

    阴沉的天幕上,更多细小的闪电旋即显现,渐渐化成无数的金色游蛇,在云层中上下腾挪,它们的身上带着的亘古,但却超然世外的气息,速度极快,快到难以捉摸行迹,倘若真的能耐住性子去数,便会发现它们有接近千数,却又个个不同。

    但小岛上的蛰伏已久的修士,显然没有那个耐心。

    一朵朵赤红光团,从那小岛之上冉冉升起,有的速度极快,有的上下飘动,忽左忽右,但有数百之众,那遁速极快,冲在前锋的光团,第一时间便各自捉住了小蛇,将其迅速包裹起来,仿若被呵护的童子,又仿若拥抱挚爱眷侣一般,彼此交融,相互纠缠,继而如瓜熟蒂落般成熟,纷纷直坠到小岛之上,被吸纳到一团深邃,缓慢旋转,七彩交融的光团漩涡之中,成为它的一部分。

    就在这时,乱石海的东西两面,两道璀璨的遁光急速向小岛奔来,它们的气息如此锐烈难当,威能无匹,以至于激荡着脚下的深沉海面,不得不分开两道几可见底的水线,许久之后才缓慢回落,重归一体。

    轰!

    轰!

    他们甫一靠近小岛,便陡然甩出一蓝一红两道流光,直奔那七彩交融的光团而去。只听得“啪啪”两声轰鸣震颤之音,那七彩光团骤然扭曲,但却没有崩散,而是迅速延展开来,宛若一只巨大的手掌,迎上了上方尚未坠落的赤红光团。

    不过两名来者并未放弃,磅礴而暴躁的灵力乱流从他们身上陡然涌出,如抽丝剥茧般,伸出无数或粗或细的丝线,如利爪般,向那坠落的赤红光团抓去,不少躲闪不及的光团因而溃散,化为点点微细的红尘,游弋其间的金色小蛇借此脱困而出,逆流而上,重回那集聚的乌云之中。

    更多的赤红光团从七彩漩涡之中涌出,它的面积因而缩小了近半,这些新的光团,相比之前更小,但速度更快,向上急速涌动,意欲重新捕捉那些逃脱的金蛇游蛇,与此同时,那两道遁光中的身影向上急飞,一人手中多了一把银白色的大斧,另一人手中则多了一把猩红如血的宝剑,两人几乎同时将手中宝物抛出,在正中间猝然撞击在一处。

    轰!

    冲击波的威能向四周疯狂冲涌而来,四周空气中的灵力,也因而被消纳一空。悬浮飘荡的赤红光团,陡然被吹散了大半,就连天上集聚的乌云,也因而多了重重缝隙,残余的金色小蛇,仿若久困在此,突然寻到出口的游鱼一般,须臾间便散去六成。

    “凌之云,许德扬,你们真的要赶尽杀绝么?”七彩漩涡之中,一声怒吼骤然响起,这声音还未散去,一道裹在赤袍中的身影,便从那小岛中央急速遁出,没敢做任何停留,便直奔乱石海中央飞去。

    “泰荣浩,束手就擒吧!”

    倒飞的银白大斧旁边,陡然多了一个身影,正是锐金门太上长老许德扬,他只是轻轻一笑,便尾随另一团先行追去的赤红流光,向乱石海中部急行而去。

    …………

    赤龙门,禹清城。

    一路风尘的刘粲然小心的送上拜帖,须臾之后便被迎到了厅堂之上,原本正襟危坐,表情肃然的老叟,一见到刘粲然进来,便陡然起身,笑容浸染双颊。

    “粲然小友来奔,有失远迎。”

    “裘前辈有礼。”

    刘粲然恭恭敬敬的按照晚辈身份行了个大礼,虽然对方的修为不及师父泰老闭关前,只有地级七重,但此一时彼一时,自己现在是被御风宗驱逐之身,行事低调点是必然的,他正要陈说在御风宗的遭遇,这也是他尊奉师命来此的原因,一旦事有不济,便来投奔赤龙门的裘道成,师父

    泰老对此人有两番救命之恩,想必他必将涌泉相报。

    “不要说了,我已经都知道了。”裘道成摆摆手,“凌之云也真是老糊涂,你如此耿直忠心之人,怎么会叛门呢?此事定有误会。”

    “裘老,我和师妹二人……”刘粲然正要陈说自己分析的前因后果,毕竟此事绝非“误会”二字可以涵盖,却再次被裘道成的手势止住了,“你先在此休息数日,你放心,泰老对我有恩,我定然会帮你主持公道,早日堂堂正正回到御风宗。”

    “如此……”刘粲然有点看不懂了,他来此并非为此目的,而是想先在赤龙门谋个安定的营生,再寻找师妹慕芊雪,一同商讨未来的对策,虽然此番他是慌乱之中自作主张,并未遵照师妹的设想行事。

    “先这样,在我这里小住几日,我已经让他们把后花园的一排上房都拾掇干净了,我自会为你游说,定还你一个公道。”裘道成大手一挥,斑白的胡子抖了抖,不容他人置疑的说道,“放一百个心!”

    不知为何,刘粲然心中有些惴惴,直到被迎到后花园的上房时,心头仍跃跃难宁,在还算算宽敞的卧室中徘徊了数次,他决定还是先行离开,另寻安身之处的好。推门而出,却见得几名玄级在附近徘徊。

    “刘前辈!”几人上前行礼。

    “嗯,我随便走走。”

    “前辈,家主有吩咐,希望您在此处静养,不要出府,外事自有他来操办。”

    在此静养?刘粲然暗自吸了一口冷气,陡然发觉原本只有裘道成一人的府内,似乎多了两道隐晦的地级气息,他登时意识到,师妹临行前的话是对的。

    承恩者未必能报恩!

    思及此处,他着实有些后悔了。不过值此关头,师妹她又会去找谁呢,不会是那个不靠谱的小掌门吧?就因为他能屡次三番,先后在元楚尊者的遗迹,以及七盟混战中逃得一命么?

    他多少有些担心,和江枫这命大的家伙厮混,会不会有一天被其以“死道友不死贫道”的想法利用后抛弃,而且,师妹和他又没有什么亲密的关系,话说那副冷脸,诚然也很难惹谁喜欢,即便这个时候投怀送抱,也是晚了点……就连我心中那点爱慕,这么多年下来,也觉得当初有些幼稚的说。

    不过事实证明师妹的判断是对的,一旦事情有变,应该先找个绝对安全的地方潜伏,坐等时机变化,不论是奋力反戈一击,抑或是寻证自辨清白,都并非重点。虽然不知道师妹状况如何,但身陷囹圄的是我,如此的话,便还是坐等师妹的行动吧,左右这裘道成应该不会将我白白交还给御风宗,或许是待价而沽之举。

    他对几人笑了笑,转身回到了住处,从储物袋中拿出几块普通的竹板,指尖聚出一丝灵力,在每一块上面都写了同样的字:

    赤龙门,禹清城,裘府。

    随后,他只是轻轻一弹,那几块竹板,便飞到屋内的各个角落。

    “就赌你一把了,江枫,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不过他旋即一想,这个小掌门再厉害,恐怕也无法将手伸到赤龙门来吧,我倒是有些奢求了,好在家族中人已经撤离了御风宗,也不知道是谁报的信。

    话说这世间,好人和坏人都隐藏的很好,都只在关键时刻出手。

    …………

    浅山宗,湛川城之南的毒泉沼泽上空,江枫正端坐在飞舟之上一路南行,但掌舵的江城子,已经变成了徒弟江之问。

    “划界的事情,我就不参与了。”黑小子英歌坐在江之问的身边看风景,转头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为何,你不是说要给杀你妖蛙的人一个血淋淋的教训么?”

    江枫笑了笑,他知道英歌只是吹牛,以他现在的修为,莫说是万老魔的对手,真正动起手来,能与自己打成平手,也着实不易,当然,两人现在是互相利用的“盟友”,没有尝试过交手。

    “我想了想,大人不记小人过,我毕竟年纪大了,应该让着点晚辈,给他们一个机会自省改过。”

    “你别吹牛好么,你看飞舟方向都偏了。”江城子打趣道,惹得一脸庄重的江之问赶紧向下张望,这才发现并未有。

    “也好。”江枫其实早有同样的想法,英歌不参与的确是件好事,有他在,一旦被感知出来,只会让陈昆等人过多联想,到时候徒增变数。思及此处,他便将几人一一收起,独自驾驭飞舟,小半个时辰之后,便到了西岭郡。

    西岭郡基本上还是一片荒蛮,乏陈可善,靠近毒泉沼泽的山岭这边,已经七七八八立下了不少临时的营帐,虽然有些还是旧时金城派留下的,但都整饬一新,而在对面清禹宗的土地上,则只有一处临时的大帐,划界的协议,就在此间大帐举行。

    此处,也是未来西陵郡的镇守府所在地。之所以将此镇守府放在租借的土地上,江枫还是做了不少思量,从此地南行,一路坦荡,对于开拓延展商路甚为有利,而假使在自家领土上,则出门便是山岭丛生,总有一种丘壑丛生、志向难舒的压抑感。

    租借便租借吧,时间会改变一切,说不准哪天,这块土地便归浅山宗了,江枫心中暗忖,但面上却不敢表露丝毫,先行回到自家营帐,夫人苏锦却不在,仆役说已经和外事长老吴全忠去丈量土地,心头暗惊,苏锦在此事上还真是用心良苦,总不会真的想将此处作为施政一展抱负的起点吧,话说以她的修为,很难在此立足。

    将英歌和两名徒弟放了出来,给他们安排一座靠近自己的营帐,独自在帐中等待片刻,外事长老吴全忠等人得了江枫到来的消息,很快便回转前来拜见,几人商量了明日的安排,便逐一散去,独剩下苏锦一人。

    “为何不在罗川等我?”一番缠绵之后,江枫问起了这个早已想好的问题。

    “我想亲自来筹办西岭郡的事情。”

    “此地能够并入浅山宗,你功劳第一,但镇守不能是你。”

    “为什么?”苏锦登时坐了起来,却感觉头发被压到了,差点痛的叫出声来,不过她还是忍住了,嘴巴撅得老高,直勾勾的瞪着江枫。

    “你只是灵级,出入此间的修士,鱼龙混杂,你很难压服,这里并不是金城派,苏黎清的身份帮不上你。”

    “我不管,这个机会我不能放弃,而且,你不是答应帮我提升修为么,你有在做么?是不是想不认账?”她一把掀开了锦被,江枫顿时只觉得双股凉凉。

    “别闹了。”江枫合上锦被,去拉伊的手臂,却觉得异常僵硬,便又用了用力。

    “呀,你弄疼我了。”苏锦还是气鼓鼓的,扭过身子,“我都没有追究你纳妾的事,哼,那个小浪蹄子,还好没我白,皮肤也差劲,你还真是不挑食。”

    “她是代我跑了一趟力宗,才变得如此憔悴的,你在湛川镇,话是不是也说的略重了点?”

    “呦呦呦,你心疼她啦,这小蹄子还敢告状?”苏锦转头撇了江枫一眼,陡然将头靠的更近了些,“说,是她重要,还是我重要?”

    “我们还是聊聊西岭镇的问题吧。”江枫心中微微叹气,暗忖家务事难断,“如果你真的想试试,北木郡可以交给你,这里还是需要一个至少修为玄级的人方可。”

    “北木郡那穷乡僻壤……”

    “那就土桥镇。”

    “好,北木郡就北木郡,北木郡也很好。”苏锦赶紧改了口,“放心,我会把那里的事情做好的。”

    “不过,我必须任命一个副镇守。”

    “你就是信不过我!”苏锦这次貌似真的生气了,她干脆把锦被中胡乱游动的手抓了出来。

    “不,我是为了你的安全。”

    江枫也郑重的坐了起来,捡主要的,并未提及慕晴川的存在,将邱真真再次被困的事情说了出来,自己现在已经到了地级,略有些安全保障,但几位亲近之人,囿于修为所限,还时时暴露在常规的危险当中。话说陨落在自己手中的修士,早已超过了一手之数,挟嫌报复的事情不得不防。

    “哼,你又救了那个拖油瓶一次。真的有这种事,你会不顾一切的救我么?”

    这并非重点好么,江枫陡然后悔说了这件事,女人的心思还真是与常人不同,早知道还不如随便编个理由呢,只不过问题摆在面前,到底派谁前往北木郡,才能解决苏锦的安全问题呢?

    江枫觉得自己刚从一个高台上跳下来,转身便又进了一条死胡同。

    …………

    乱石海中北部,流光飞射。

    前方的流光遁速逐渐变慢,似乎快要耗尽了气力,凌之云和许德扬不由得加快了速度,这个时候,天空却陡然晦暗起来,两人赶紧稳住身形并立,却见前方的流光,也同样停顿了下来。

    “得饶人处且饶人。”只听到一道深远的回荡声,在泰荣浩身前不远处,一道高大的身形,正渐渐清晰起来。( 十代掌门 http://www.slkxs8.com/5_5055/ 移动版阅读m.slkxs8.com )